中东土豪的“馄饨皮” 是网友们朴实无华的追求

ACGx

作者:ACGx

发布于2022-11-24 14:54:28 +订阅

  在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式上,以巨型可动装置登场的吉祥物拉伊卜成了赛事之外的热门话题。

  这个长相酷似毛巾的吉祥物,创作灵感来源于阿拉伯男性传统服饰里的包头巾,名字含义则是阿拉伯语里技艺高超的球员。拉伊卜被赋予了热情十足的个性,更有着如足球运动员一般高超的球技。在今年4月公开的宣传片里,熟练地表演颠球、盘带、突破等动作的拉伊卜,给全球网友留下了深刻印象。

  世界杯开赛后,拉伊卜很快被中国的网友注意到,热情的网友迅速在微博上为这个吉祥物创建各种词条:#世界杯吉祥物#、#拉伊卜表情包#、#拉伊卜 可爱#、#会动的饺子皮表情包#,词条风格突出了拉伊卜的最大特点——可爱。“馄饨皮”“魔鬼鱼”“隔汗巾”,网友们给它取各种各样的诨名,至于它原本是什么,它叫什么,对中国网友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了。大量有关它的二创也迅速出现在网络上。

  这正是吉祥物的魅力。在开幕式当晚,卡塔尔不敌厄瓜多尔成为了首个揭幕战失利的东道主后,彷徨无助的卡塔尔王子与拉伊卜如出一辙的CP表情迅速被制作成表情包在网上传播,令中国网友顿悟:“原来金钱也不是万能的。”

  但是金钱却可以让你拥有可爱的拉伊卜。

  早在8月份,拉伊卜就正式在国内网购平台预售。随着世界杯的开幕,拉伊卜的销量大幅增长。它的手办标价比当时冰墩墩的热卖摆件高出不少,但是配备充足的货源和多种购买渠道却可以让心仪者轻松实现“馄饨皮自由”。

  今年年初冬奥会冰墩墩在商业方面的爆发,成为了近年里运动会吉祥物从文化到商业的一个典型案例。实际上,吉祥物的商业化早从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开始。随着商业模式的不断完善,影响力最广的奥运会吉祥物授权销售收入已经达到了数亿美元。

  运动会吉祥物出现在上世纪60年代。1966年在英国举行的足球世界杯,作为国家徽号的狮子,身着米字旗裁剪而成的上衣,以拟人化的形态亮相。而后,1968年冬奥会象征坚强意志的小精灵“雪士”,1972年德国夏季奥运会代表运动员耐韧、坚持、敏捷特质的巴伐利亚猎狗,都体现出运动会吉祥物承担起传递国家文化、城市文化和运动会精神的重要作用,可以说是运动会的文化符号。

  除了动物,以小朋友为代表的人类,还有各种自然元素,都是吉祥物灵感的源头。这些吉祥物在创作过程中选择尽可能贴近自然和人,同时融入国家、城市的文化特点,以凸显吉祥物兼具的文化象征和教育意义。

  转折点出现得很快,1984年奥运会登场的老鹰Sam,让吉祥物正式与商业化产生联系。由于那一届奥运会没有政府补贴,杉矶奥组委会不得不自力更生,将吉祥物交给迪士尼设计,寻求吉祥物在商业方面的可能性。

  这款由迪士尼设计的“山姆大叔”版老鹰Sam在外形上非常卡通化,与以往的奥运会吉祥物完全不同,更具亲和力。洛杉矶奥组委会签订了一批特约经销商,允许他们将Sam印刷在各种商品上进行售卖,双方按销量分成。这种运营方式和动漫行业里授权角色进行商用如出一辙,据说最受欢迎的Sam摆件总共卖出去了300万个。

  Sam的商业收入,与当时奥运会的转播权售卖、赞助商招商等商业收入相比显然不值一提,但是它却同其它开源节流的商业模式一起,帮助奥运会实现了首次盈利。

  Sam的运营模式为吉祥物的相关产业开发提供了思路。自此,国际性赛事的吉祥物如何能够在保留原有作用的同时,尽可能实现广泛的传播而被全世界关注,成为了设计时考虑的重点。我们可以从今年公开的吉祥物们——北京冬奥会的冰墩墩和雪容融,世界杯的拉伊卜,上周才公布的巴黎奥运会吉祥物弗里吉窥见端倪:通过拟人化设计,赋予吉祥物更丰满的人设,放大其可爱、灵动这一基本点,在外形设计上则强调符号化。

  所谓动漫形象的符号化,即以简单图形来概括形象,帮助目标受众快速判断形象来源,大大提升传播的便利性。在ACG领域,动漫角色的符号化早已经是一种普遍现象,比如迪士尼的米老鼠、任天堂的马里奥、皮卡丘等等,都是全世界知名的符号化形象。动漫形象符号化的创作思路,也融入到了吉祥物的设计中。

  比如北京冬奥会冰墩墩和雪容融,一个来自大熊猫与冰晶外壳的结合,一个来自中国最有年味的红灯笼,两个角色外形都以圆形作为设计特点,温暖又可爱是它们的共同人设。冰墩墩和雪容融作为冬奥会的吉祥物,通过密集的“在线营业”、运动员们的传播、媒体的宣传和网友们的二创,它们的萌点很快被挖掘、传播开,成为现象级的吉祥物。

  这届世界杯吉祥物拉伊卜黑色的头箍和浓眉大眼,妥妥的中东风情,灵动的表情和丰富的肢体动作,以及“吃喝玩乐”表情包,直显它可爱活泼的一面,是它吸引全球观众的亮点。简单的白色包头布造型,则给了网友们丰富的二创空间,它也有着成为爆款吉祥物的潜力。

  以三角形为主体形状的弗里吉,设计灵感来自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锥形红色小帽,被视为自由的象征。这顶红色小帽被拟人化化,给人的感觉则像可爱的小鸟。巴黎奥组委公布吉祥物形象之后的第一要务,就是要实现“吉祥物的量产”,配合2024年奥运会来临之前的全球推广计划。

  这些吉祥物基于符号化的外形设计和人设构造,使其具备了更易二创和传播的基础。特别是当吉祥物的取材灵感来自人文内容时,比如雪容融、拉伊卜和弗里吉,会给吉祥物的设计者们更加自由灵活的设计空间。不同国别的人民则会基于自我的认知赋予其更多想象力,让这种“季节限定”的吉祥物在运动会期间快速拓宽其影响力,进而实现商业方面的突破。

  当然,不是所有吉祥物都能成功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推出的吉祥物Miraitowa和Someity的相关授权商品不仅在比赛周期内销售状态也不理想,运动会结束后只能清仓大甩卖,大量商品成了滞销库存品。在动漫产业无比发达的日本,奥运会吉祥物商品成了库存货,这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但是这也给运动会吉祥物的运营上了一课,当它从一个动漫形象升级文创IP时,其文化内核和商业运营都同样重要。

分享到:
火爆手游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