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近一年 这部动画的后半部分终于放出来了

阿正说动漫

作者:阿正

发布于2022-09-22 11:15:05 +订阅

  去年12月,《JOJO的奇妙冒险:石之海》(以下简称《石之海》)就已一次性放出了上半部分的前12集。

  久违的专门设计的op动画、第一个女性jojo、女承父业“监狱开局”……

  经过了快一年的等待,《石之海》的后半部分才在今年9月姗姗来迟,与jo厨们见面。

  如果说,《石之海》的第一部分,是以徐伦大姐头为主角的“监狱风云”——找线索、收小弟、抢光碟……

  她为了倒下的父亲主动放弃了重获自由的机会,回到监狱闯荡。

  那第二部分的主题,毫无疑问就是“越狱”——主角团组建完毕、敌人的真身完全暴露、该拿的东西也已经拿到了,她已经无需待在这个监狱里了。

  作为一个JO厨,看到《JOJO》的动画,我自然是想吹一番的。

  只不过,这次《石之海》的第二部分的制作,实在是过于缺钱,我不得不首先来吐槽一下大卫社这次的表现。

  时隔九个月等来的新一季动画,不换op、ed也就算了,路人全部变成灰色剪影未免也太敷衍了,好歹随便画几个兼用路人复制粘贴也比这好吧。

  网飞可能是被日本动画业界当成冤种薅怕了,这次就真的只买了播放权,要不然《石之海》也不至于穷成这样。

  尽管大卫社这次的制作穷得响叮当,不过,我认为他们姑且还是做到了“好钢用在刀刃上”。

  为了省经费,可以不换op和ed,可以委屈背景里的路人,但绝对不能委屈替身战的演出表现。

  自从《星尘斗士》引入“替身”这一概念以来,荒木老师对替身能力的设计一直都有从“力量型”向“技巧型”转变的趋势。

  “力速双A”的含金量越来越低,各种匪夷所思的特殊能力逐渐成为版本答案。

  替身使者间的战斗,越来越像是猜谜,猜中了敌人的替身能力这一谜底,这场战斗就已经赢了一大半。

  在《石之海》中,这一倾向越来越明显,敌方的替身能力一个赛一个地离谱,每场替身战一开始都跟恐怖片一样。

  无论是史波兹的幻影尸者军团,还是幽浮般的龙之梦,甚至是一开始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马友友,在被识破、祛魅之前都令人毛骨悚然。

  而主角团的俩力速双A,徐伦和安娜苏,也很少用“以力破巧”的方式赢下战斗。

  徐伦那师承二乔的玩线手艺、安娜苏“潜行者”那千变万化的附身潜行能力被他们玩出了花,相比之下“力速双A”的面板存在感就低很多了。

  当然,在某个靠着规则类替身欺负人看守主任看来,石之自由这力速双A的面板,一定让她终身难忘吧(笑)。

  在《石之海》第二部分的这些身怀绝技的替身中,我个人觉得最有意思莫过于绿色婴儿的替身。

  这个替身能力玩了一个很经典的数学梗“芝诺悖论”,任何物体与绿色婴儿的距离缩短为之前的1/2时,其体积也会相应地缩小1/2.

  这也就意味着,越是主动接近婴儿,继续接近他的难度就越高,如果他没有主动解除替身能力,任何人都无法抵达触及他的真实。

  这样的能力也非常符合“婴儿”的特性——对于一个脆弱的幼崽来说,最需要的就是这种无死角的保护。

  只有能够引起他兴趣的乔家人,还有念对了密语的挚友,才能触碰到他。

  如果说,脱离了塔罗牌命名框架后,从《不灭钻石》开始荒木老师就在替身名中高强度安利他喜欢的乐队。

  那《石之海》中的替身战,就像是在致敬某些经典电影一样。

  例如看守主任缪缪的替身恶魔枷锁,这个名字(Jail House Lock)出自猫王的歌曲Jail House Rock。

  而她的替身能力,是能让一个人只能记住三件新的事情。

  这让我联想到诺兰导演的一个电影《记忆碎片》,在这个电影中,男主谢尔比只有十分钟的新记忆。

  徐伦的破局条件就是找出缪缪欧啦一顿,强行让她解除替身能力,谢尔比也是要靠着碎片化的记忆找到“仇人”复仇。

  这两个记忆出毛病的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最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法——写下来。

  徐伦把重要的事情写在手臂上,谢尔比随身携带笔和本速记。

  虽然两人的境遇略有差别,某种意义上来说徐伦的情况更糟糕一些,“只能记住三件事”意味着旧的记忆会被新的记忆顶掉。

  但两个人中间吃瘪的桥段,既视感非常强。

  想要利用谢尔比的坏女人,抢走了他的笔纸之后,高强度羞辱了他一通,等到十分钟后再好声好气地哄骗他,把笔纸还回去。

  在徐伦这边,缪缪是故意用脚踩了她的午餐之后,连续做了一系列会引起她注意的事情,“刷新”了她那只有三个新增储存空间的记忆。

  而且,她还故意把咖啡打翻在徐伦身上,然后假意道歉,非常关切地上去擦拭溅到她身上的咖啡,顺便擦掉了徐伦写在手臂上的宝贵情报。

  不得不说,这种“欺负失忆患者”的桥段真的让人血压拉满,仗着对方的金鱼记忆,给观众表演川剧变脸。

  正因如此,这种家伙被欧啦到鼻青脸肿的时候,才最大快人心。

  而且,击败了这个看守,徐伦也就重获自由了,用这场欲扬先抑的战斗为她的监狱生涯划上句号,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尽管这些身为道中boss的替身使者已经非常难搞了,基本每个人都能拖主角团两集,而且还需要主角方打团才能处理。

  可是,如果要说压迫力的话,那他们加在一起,可能都不如这个数着质数的神父。

  这人屑是屑了点,但是,他并不缺乏作为最终boss的资质。

  他的替身能力,至少“白蛇”的能力不像绯红之王和第三炸弹一样NB到无赖的程度,他也不像dio一样霸气外露。

  他的压迫力,来自于一种抽象的“命运力”加持,“命运”站在他这一边。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白蛇”这种抽碟能力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这让神父可以像《游戏王》的主角一样从裤裆里掏出一张针对卡一样的替身碟。

  当然,大多数时候,神父也确实是“技高一筹”,凭本事压制主角。

  他对主角团的杀意不可谓不重——把徐伦丢进惩戒所的极恶之徒中,还用替身能力给这些暴徒上了集体的战斗狂热buff。

  为了保险,他甚至还在这些人里另外安插了三个极为危险的替身使者,就为了干掉已经获得“dio遗骨”记忆的徐伦。

  他的计划不可谓不周全——即使徐伦成功突围,惩戒所里的36个罪大恶极的灵魂将会化为dio遗骨的养料,诞下绿色婴儿。

  人的身体和灵魂扭曲成植物的模样,扎下错综复杂的根系,这副图景简直堪称地狱绘卷。

  而由遗骨诞生的绿色婴儿,有着乔斯达家族的星形胎记、替身世界一样的背脊、如吸血鬼一般的红色眼睛,融合了乔斯达、dio和世界三者的特点。

  不过,这些特质,前作那些boss们也有,相比他们,普奇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这个男人永远都有后手。

  每当我们以为主角团能够化险为夷、甚至是大获全胜的时候,普奇总能以各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反将一军。

  其中最为观众们津津乐道的,莫过于那个“烧开水的替身碟”了。

  他随身带这张碟是为了干什么?是为了煮咖啡吗?然而就是这么其貌不扬的替身能力,点中了浮游生物FF的死穴。

  主角团方靠着天气预报这个外挂的人工降雨强行扳回一城,结果,下雨与高热产生的雾气又恰好是白蛇的绝佳掩护。

  而最让我扼腕叹息的,莫过于神父最后与徐伦的对峙。

  她用手铐将自己与神父铐在一起,力速双A的石之自由在近身肉搏上占有绝对优势,这可能是她唯一一次杀死神父的机会。

  可是,为了拯救父亲濒临消散的记忆光碟,徐伦不得不放弃了这唯一的机会,主动解开镣铐,把神父故意丢出去的光碟捡回来。

  即使是没有完整看过《石之海》漫画的观众,可能也因为各种方式被剧透了《石之海》的终局,我也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之前我多少还对这个结局有点意难平,看到徐伦扑向父亲的记忆光碟的这一刻,我也就完全释然了。

  对这群乔家人来说,总有些事情,比实现目的、战胜敌人更加重要。

  他们可以继承伙伴的遗志,继续前进,但他们绝对不会为了胜利主动放弃自己的伙伴。

  这种坚持,在神父这种命运力加身的boss面前或许过于天真了,只是,放弃黄金精神换来的胜利,这群高洁的星星宁可不要。

  《石之海》的第二部分,以徐伦的重获自由为终点,然而,前方等待着她的,却是比监狱还要严酷百倍的考验。

  就让我们一起为徐伦的前路和大卫社的制作经费(笑)献上祈祷与祝福,静待《石之海》的动画最终季来为旧世界的JOJO系列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

编:折刀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阿正说动漫”(azhengshuo)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