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图书馆的美少女古神成为电子计算器这件事

纳吉尔法船工

作者:Naglfar

发布于2022-06-23 14:55:44 +订阅

  在刚刚结束的Steam新品试玩节上,国产COC跑团游戏《人格解体》上线了一个新的DEMO。在游戏中,玩家将扮演作为“星之钥”的亚南,帮助被塑造成美少女形象的尤格·索托斯重塑宇宙,方法则是从时空图书馆出发,以普通人的身份介入到过往历史事件中。

  想必克苏鲁原教旨主义者仅仅读完刚刚这小一段的描述就已经产生了头晕目眩的感觉——确实,不论是大概率从《诡秘之主》缝合的“星之钥”,还是与人为善、甚至可以出言调戏的美少女外神,都在克苏鲁相关作品的雷区狠狠跳舞,很自然地散发出一股名为COB的“危险”气息。

· 废土呵,废土

  我想我有必要先为一头雾水的观众解释一下“COC”和“COB”的含义。

  COC,即“克苏鲁的呼唤”,指的是混沌元素出版的一系列以洛夫克拉夫特恐怖小说为基底的桌面游戏规则,同样也指代使用COC规则的跑团游戏。玩家可以根据规则书,在KP(即主持人)的指引下创建自己的角色、和朋友一起参与某个模组(通俗来说,就是剧本),进入到克苏鲁风格的文字冒险游戏中去。

  COB,即Call of Bilibili,是传统跑团玩家对B站跑团实况入坑的部分新玩家进行的跑团游戏的戏称。B站跑团实况在年轻人群体中获得了极大的欢迎——这类实况视频大约从“会蹦会跳的小真冬”上传的《卡森德拉的黑色嘉年华》开始,被“整天摸鱼的三日坊主”发扬光大。

“万恶之源”

  在这些实况中,为了良好的节目效果,参与者们有时并不严格按照规则书进行游戏、在跑团过程中大肆“搞事”,被认为是间接导致了新玩家不看规则书、在角色扮演中并未沉浸到克苏鲁的气氛中的普遍事实,遭到了部分玩家的不齿。

  有人认为,COC冗长的规则书并不适应当下的游戏环境,简化规则是历史的必然;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实况视频误导了新玩家的游戏方式,让角色扮演流于表面,除了D100的骰子之外,并无克苏鲁的真髓。

  在漫长的时光之后,两部分玩家已经几乎不再争吵。一些老玩家将当下国内的COC跑团环境比喻成“废土”,而把自己称作是“学院”。事实上,举着COC大旗的不同人们正在玩着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桌面游戏(或者通过载体来说,QQ聊天框游戏),想来也是一种中国特色的克苏鲁奇景了。

  让我们回到《人格解体》。制作组“喵法自然”似乎并不排斥COB的提法:在B站说明专栏中,他们甚至直接讲“为了更加还原COB的跑团体验”云云——很显然,《人格解体》比起“COC跑团游戏”,更像是把被后期加工过的、B站跑团实况的理想游戏内容通过电子游戏的方式呈现在玩家面前。

  虽然在跑团上倾向于原教旨主义一方,不过在电子游戏上,我向来认为“出警”是没有必要的。我很喜欢《寄居隅怪奇事件簿》的故事(仅限第一章),也享受在《人格解体》提供的“动态模组”中徜徉——毕竟,当我们从桌面游戏,从QQ聊天框,从KP和PL的网络社交关系中跳脱出来,那“克苏鲁”本身就是无限制的艺术创作,尽管借用了D100的形式,也无须为它加上多余枷锁。

· 合理美少女

  在这个前提下,游戏的设定和表现应当只有“好”和“不够好”,而没有“对”和“呼吸都是错的”。因此,我们也应当忘记关于COC本身的争论,摘下眼镜、摒除偏见,在电子游戏的领域评价《人格解体》本身。

  目前看来,《人格解体》并没有在那些“不太克”事情上花费更多的笔墨了——就连坐在柜台上的美少女外神也因为众所周知的理由从“老婆”变成了“电子计算器”,着实十分遗憾。

  从结果上来看,“时空图书馆”的设定方便了玩家代入不同模组中的调查员身份,为“跑团”这个举动找了一个“拯救美少女”的冠冕堂皇的动机,看上去还挺合理。

  EA版本的模组“万物归一之主”(在制作组的B站专栏中,你能找到回退版本游玩这个模组的方法)应该是引入故事的第一个模组;在其中,制作组解释了整个故事的起因。

  相比传统克苏鲁作品从1920s美国开始的风平浪静的普通人生活,“万物归一之主”一开始就说明了玩家的特殊身份:某个居住在古堡的神秘家族的最后继承人。

  随着故事的进展,你将拾回逝去的记忆,揭开家族的秘辛,卷入到尤格·索托斯两个化身争夺主导权的战斗中去。

  《人格解体》部分沿用了COC跑团中的游戏内容和规则。不论是车卡、人物属性和判定的关系以及战斗轮的表现都有模有样(尽管有所简化)。包括故事的背景(万能的阿卡姆)和涉及到的神话生物都很有“克味”。

  尽管从桌面游戏的角度上来看,这个不算长的模组涉及到的信息量过于庞大了;不过作为电子游戏来说,“万物归一之主”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引入。玩家不仅能在此学习到基本玩法,还顺理成章地进入到后续时空图书馆的剧情中。

车卡页面

  值得一提的是,《人格解体》选取了尤格·索托斯的其中两个化身(塔维尔·亚特·乌姆尔和亚弗戈蒙)作为对立的主要矛盾,看得出来确实花了一些心思:

  事实上,后者是时间之主阴暗面的化身,通常处于愤怒的情感之中;而前者在洛夫克拉夫特晚年作品《穿越银匙之门》中出现,位于通往宇宙终极深渊的第一道银匙大门之后的巨石基座中,甚至对人类抱有一定程度上的善意——如果选择一个克苏鲁形象创作成美少女,我想塔维尔可能比奈亚拉托提普更为适合。

  而玩家扮演的亚南尽管名为“星之钥”,在我看来更像是被眷顾的伦道夫·卡特:在尤格·索托斯的伟大存在面前,卡特看到了自己在不同时空中的投影——这与《人格解体》中亚南被投影到不同历史时期中的设定拟合。

  话说回来,“人格解体”这种精神病症的症状与游戏展开的形式十分类似,我很期待制作组会书写一个怎样的结局。

· 克了,但没完全克

  也许是为了增加可玩性,《人格解体》也缝合了一些电子游戏特有的玩法,加入了许多超越规则书的设定,这也是其作为COB电子版的特性。

  这一部分内容有好有坏:比如,玩家可以通过“能工巧匠”判定用地图上获取的材料像MC一样制作物品,我觉得还算比较有趣(比如用螺丝刀+菜刀合成了撬棍);

旧版合成

新版合成

  游戏也加入了一些COB名场面(比如“霰弹飞踢”),玩了一些让人会心一笑的梗;

霰弹飞踢

  另外,由于在DEMO中引入了人物特质系统,游戏在与此相关的部分Gameplay上又与《极乐迪斯科》有些相似,这种相似显得并不生硬。

影响选择的特质

  但另外一些简化规则的部分尺度稍稍有些过头,让游戏本身产生了失真。

  一个很显著的例子在DEMO提供的模组“谎言与欺诈”中,玩家甚至可以在点了一些斗殴技能的情况下以一敌三爆杀三名身体健康的邪教徒,让准备读档的我瞠目结舌;事后我发现模组中的匕首不仅增加1D6的斗殴伤害,还增加大量敏捷;双持不但没有惩罚,还拥有满额的属性叠加;使用道具并不是像COC规则那样占据行动轮,而是拥有单独的计数器,可以随时使用。这些便利让一个娇弱的少女侦探瞬间成为了魅影无形的忍者,《克苏鲁的呼唤》直接快进到《刺客信条》,显得过于离谱。

旧版战斗轮

新版战斗轮

  另一些问题在游戏设置上。比如在“万物归一之主”中,玩家在刚出校门的时候遇到被欺凌的男孩,如若给出20元帮助他,再稍微脸黑一点遇到多次投币电话吞钱(或者在药店买了过多的药),就很容易导致在后续隐藏军火商不足以购买大火力武器;而没有这类相当于作弊的武器,你几乎无法在最后决战中战胜亚弗戈蒙的投影。

  我在重新开始游戏的时候直接略过了那个男孩,但我总感觉有些奇怪——游戏想通过这个事件表达什么呢?另外,由于游戏特性,玩家可以在途中存档(在“万物归一之主”中,玩家只能在特定地点存档;在新DEMO中,你可以随时随地S/L),导致选择、判定和战斗可以通过大量的S/L完成,再加上可以无限消耗幸运进行的“孤注一掷”(最后亿掷),《人格解体》流失了克苏鲁跑团中一些重要的风味。

  我认为,作为更注重节奏和表现力的电子游戏(同时也因为视觉和听觉的定势导致想象空间较为贫瘠),在故事内核和表现形式之间寻找平衡是有必要的;很显然,从EA到DEMO,“去规则书化”的进程显然是被推进了,而这样的推进多少显得有些用力过猛。

法术

  当然其中应该也有一些其他因素的影响——在知乎相关问题下,有人提到了制作COC游戏可能会存在与混沌元素的法律纠纷,(几年前的《寄居隅怪奇事件簿》在最终版本中把骰子全删了大概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制作人也对此进行了回复:弱化COC本身可能也是无法联系到版权方时的自保手段之一。

· 结语:被正视的COB

  尽管如此,在其较为用心的场景制作(尽管是像素风格)和恰到好处的配乐加持下,《人格解体》从游戏的角度来看还是相当不错的——在过去几年沾了“克”的电子游戏一个接一个翻车的前提下,这款国产跑团游戏看上去还有些眉清目秀的味道。

  从DEMO和EA版本的两个模组来看的话,《人格解体》在故事上也许可以概括为“伦道夫·卡特模拟器”,在形式上又像是COB跑团与电子游戏的华丽结合。

  我看到《人格解体》正在向B站跑团UP主寻求合作,创作适合游戏的模组;游戏的大饼中也包括提供模组编辑器,方便模组作者进行创作。

  跑团实况好看吗?非常好看。在实际跑团中能这样玩吗?最好别。

  很显然,许多人有COB式跑团的需求,但是古老的桌面游戏很多时候无法满足他们理想中的游戏体验——不过,被吸引的玩家如此之多,造成了所谓“废土”的现状,以至于各种莫名其妙的机构和个人要想方设法从其中攫取商机、无数个众筹跑团APP在豪言壮语之后光速跑路,说到底还是文字、陌生人社交和COC内核的矛盾无法承载这种需求罢了。

  《人格解体》做的事情是,通过电子游戏的载体,将艺术加工后失真的跑团实况体验从某种程度上还原,让玩家能够在单人模式下完成COB式的跑团体验——我觉得这是一次相当棒的尝试。

以“幕间成长”命名的文字短模组

  不影响圈子、也不打扰他人。没有冗长的规则书和麻烦的条条框框。你只需要进入游戏,分配点数,参与场景,像游玩RPG一样游玩魔改版的COC就可以了。

  在这个前提下,你甚至可以将一张卡做成大家深恶痛绝的“传奇调查员”,通过无数的S/L和幕间成长增加能力甚至学习法术,以至于腰板挺直直面神话生物而不用产生任何心理负担。

  根据Steam商店的信息,游戏将于今年冬天发售。期待制作组在最终版本中继续打磨游戏玩法、加入更多有趣的模组,最重要的是:按照目前的脉络讲好这个故事。

  我迫不及待想要再次成为开了外挂的伦道夫·卡特啊不对亚南,穿梭在与我无关又息息相关的万千世界之中——而图书馆里微笑的美少女尤格·索托斯正等待他的凯旋。

人格解体
人格解体
平台:PC
0%的玩家推荐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