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瓦娜斯:从女王到小丑

2022-01-07 16:58:55 游侠原创:Naglfar
0

  在《魔兽世界》玩家的眼中,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从生者到亡者,她在漫长的历史中出现在几乎每一个重要事件的现场。从银月城的游侠将军到霜之哀伤的剑下亡魂,从重获自由意志的女妖之王到被遗忘者的绝对领袖,从临危受命的部落大酋长到烧毁泰达希尔的千古罪人。

  在版本的更替中,一个又一个的特殊身份叠加在这个角色身上。意志坚定、言出必行的性格(包括姣好的面容)为她带来了大量的支持者,阴险狠毒、诡计多端的手段也招致了无数反对的声音。

  作为拥有多重身份的重要人物,希尔瓦娜斯的每一个举动都能引起玩家们的激烈反应。尤其是在《争霸艾泽拉斯》版本中,暴雪为部落玩家设计了两个方向的选择(支持女王或者反对女王),在这个环境下两派玩家不可避免地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不过随着希尔瓦娜斯在奥格门口爆杀萨鲁法尔、喊出“Horde is nothing”之后当场跑路,这种互扣帽子的辩论也逐渐平息了。

  而在目前这个名为《暗影国度》的资料片中,她先是闯入冰冠堡垒、掰碎统御之冠,打开了生与死之间的帷幕;再是协助典狱长控制了安度因·乌瑞恩,夺取了四大盟约的印记;随后又在统御之巅面对玩家的挑战,在典狱长道出真实意图后当场反水(失败),在那片很久之前被霜之哀伤切下的灵魂归还之后昏厥,随后落入联军手中。

  日前,《暗影国度》最后一个小版本《永恒的终焉》上线PTR,从测试服的故事线和数据挖掘流出的对话内容,我们得以窥见希尔瓦娜斯后续的故事:她良善的灵魂无法忍受女妖用自己的身体所作的一切,但是在拥有相同遭遇的乌瑟尔·光明使者的开导下,她决定接受那些已经过去的、无法弥补的错误,帮助联军救出依然被心控的安度因,阻止典狱长前往初诞者的圣墓。

  目前,新地图战役的最后一章《审判》依然没有上线,但我们也能够从挖掘出的对话中推断因为对女妖之王的仇恨化身月夜战神的泰兰德和希尔瓦娜斯之间的最终结局:

  风行者:“我接受……来自泰兰德·语风的审判。”

  据不可靠剧透,在一切结束之后,希尔瓦娜斯选择独自留在噬渊,在无边的枯寂中寻找她的情人、纳萨诺斯·凋零者的灵魂。

  考虑到在这个版本结束后,暴雪官方出版的小说《希尔瓦娜斯》也将上架,这大概意味着这位从巫妖王之怒活跃到暗影国度的重要人物的主要剧情大概就此尘埃落定;纵观希尔瓦娜斯的整个生涯,目前的这个结局对于她来说似乎还不错;但是自《军团再临》以来暴雪对她形象的塑造很难说是完整而具体的。

  在此之前,女妖之王的生命轨迹是合理且有迹可循的。因为有了自由意志,所以领导被遗忘者;因为不能被联盟接纳,因此和关系相对较好的洛瑟玛一起加入了部落。她以亡灵之躯苟活于世上,仅仅是为了向阿尔萨斯复仇;而在这个悲愿确实实现后,她从冰冠堡垒一跃而下打算自行了断,随后被瓦格里以牺牲自己的代价救回了艾泽拉斯——到这里为止一切都是合理的。

  至于之后对脑残吼阳奉阴违、希望妹妹温蕾萨留在身边等等,都可以看做是一种立体的塑造;而人物选择变得离奇则是在沃金身死破碎海滩、死前根据洛阿的神谕将大酋长交给她之后。在面对燃烧军团的终极战争中,希尔瓦娜斯几乎没出一分力,而是在背后搞小动作,试图捕获奥丁的副官(这里的说辞是为了补充瓦格里,保证被遗忘者的延续);在面对古神的威胁的时候,她所做的是发动规模浩大的战争,火烧泰达希尔、自毁幽暗城,把艾泽拉斯搅得天翻地覆。

  直到在暗影界,你才知道那些救了她的瓦格里是来自噬渊的渊誓者,是典狱长的部下;沃金死前听到的神谕来自最古老的巨魔死神穆厄扎拉,它与典狱长作了交易;而发动战争、杀害大量的暗夜精灵平民是为了通过早已失灵的仲裁官把灵魂引渡到噬渊,让心能为典狱长所用——看上去暴雪在暗影界收了大量的伏笔;但是这种收束让希尔瓦娜斯本身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你会看到自由意志和迷途之魂在她身上叠加——女妖之王成为了补全剧情的一个好用的工具。

  一个简单的对比就可以看到这其中的违和。希尔瓦娜斯在抓住安度因、劝其主动加入她和典狱长的计划时,提出“我要打碎这生与死的阶梯,改变所有被注定的命运”——她依然给了安度因选择:主动加入,或是被心控。

  这当然称不上是选择,但是正如安度因所说,“你给了我选择,是不是因为你当初没有选择”——到此为止,我认为暴雪对于女妖之王的塑造是合理且到位的。由于难以言说的过往,她是矛盾的、是离经叛道的,但终究是自由的。她心狠手辣、每一个版本都在向邪恶迈进,但她依然是有血有肉的英雄,在无与伦比的矛盾中绽放出一丝人性。

  这种自由也体现在她最后反水的那一箭上——典狱长放话说“所有人都将服从”,而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服从”。这看上去有些儿戏,但也还说得过去。

  希尔瓦娜斯给安度因的选择,包括她为纳萨诺斯换新肉体的短篇小说,这些依然具有人性的部分让她变得复杂而立体,产生了独特的吸引力。

  但是新版本的结局中,那个“善良的灵魂”就显得完全没有必要了。这个提法最开始出现在暗影国度童话故事集中,温蕾萨来到噬渊偶遇姐姐善良的灵魂,最后因为回头看而被典狱长收走——但是最终出现在正式剧情中是我始料未及的。

  当善良的人格出现的那一瞬间,暴雪就已经否定了过去六个版本里女妖之王经历的一切。那些执迷不悟、那些一意孤行,那些短暂的纠结、那些一闪而过的人性,全都来自于一具被操纵的身体、一个被剥离的灵魂、一枚被典狱长操控的旗子;她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追随她的人们都成了笑话,而这种苍白无力的“洗白”(可能算不上是洗白)并不能让她从传统意义上的恶人摇身一变成为善人,而是完全变成了一个悔不当初的小丑。

  这个桥段让她一下子扁平了下去。

  我想,人们从来不排斥纯粹的恶。对于事出有因的执迷不悟,许多玩家甚至会表现出一些敬意——就像在灰飞烟灭之前依然认为自己领导的才是正统部落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一样。人们厌恶的是生硬的转折和儿戏般的迷途知返。说实话,我宁可她真的死在统御之巅成为下一个暴毙的部落大酋长,也不愿意她“重获新生”,回到聒噪的众生之中,甚至还要接受审判——至于吉安娜一边“我绝对不会相信她”一边在乌瑟尔面前川剧变脸,简直是另一个灾难性的转折场景。

  生与死的阶梯呢?改变被注定的命运呢?她什么也没有做到。后续的所有努力,只是为了弥补之前犯下的“滔天大罪”罢了。有没有希尔瓦娜斯,典狱长都会达到他最终的夙愿——她变得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具,在串联了剧情之后被简单地抛弃了。

  在她被霜之哀伤剥落的那片灵魂回到身体里的时候,希尔瓦娜斯反而变得不完整了——如果她的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很难理解暴雪这样做的用意。人们常常抨击暴雪“消费英雄角色”;这一次他们没有“消费”掉一个知名角色,但这种塑造比死亡更具灾难性。

  女妖之王永远变不回游侠将军。

  在她血红的眼睛变成蓝色的瞬间,希尔瓦娜斯已经死了。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
平台:PC
0%的玩家推荐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