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被画成口罩的胸罩 咋就成了玩家的知识盲区

2021-12-10 14:10:36 游侠原创:碎碎念工坊
0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碎碎念工坊”,欢迎各位加个关注,解锁更多隐藏内容~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B站同名频道,说不定你就爱上了呢?戳→https://space.bilibili.com/43995149

文/艾渴echo

  最近,一款来自于2017年的恐怖冒险游戏火了,只不过这款名为《死印》的佳作被重新热议的原因有些离谱,并不是因为人们终于发掘并认可了这部作品精美诡异的CG原画和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而是因为有人观察到了游戏主美异常贫瘠的“生活经验”并在网上大肆宣传了一番,否则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为什么会有人能把胸罩画得那么离谱?

  正如你所见,这比例,这结构,与其说是胸罩还真不如说是个就背心被DIY成了个大号口罩,既不符合经典物理,又否定了“胸罩”理应涵盖的所有功能,所以说就算历史上确实出现过类似胸罩的特殊款式,且若全球口罩再次供不应求,未来大家可能都会认为“口罩”乃是“胸罩”在功能上理所应当的延续,也应该有人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向大家展现这“巨大宝箱”的附件背后究竟有着怎样深厚的文化底蕴了。

  不过事先声明,关于内衣胸罩,或者说老祖宗笔下的“亵衣”,由于我国文化一向的含蓄闷骚,“亵衣”之发展虽难见于正式资料但自成一体且花样繁多,以至于每个朝代都值得我们单开个系列长篇大论一番,所以这次就不详细讨论了。

  那接下来就让我们正式开始吧。

能用就行:那些古典文明的默契首选

  考虑到被封面吸引来的绅士们应该多为男性,我想在正式开始前,我们真的有必要先简单了解下胸罩到底是干啥用的——或者更确切地说,在其明显的美学价值外,这种神奇的内衣究竟有啥实际用途。

  根据Wells.Jacquelyn在文章《内衣的历史(The History of Lingerie)》的说法,由于女性乳房大多数是脂肪组织,且只有部分皮肤韧带可以提供支撑,所以需要穿戴胸罩来提供外部支撑对抗重力,以尽量避免乳房移动增加女性的舒适性与活动力;除此之外,身边的几位朋友也非常同意维基百科的说法,认为有胸罩阻挡外衣直接摩擦刺激乳头绝对是相当有必要的。

  对于后者我想没必要多做解释了吧,看看那些长跑运动员的惨烈前胸吧,那可比任何概念数据都更有视觉冲击力;而对于前者,缺乏告知的读者大可分别在胸前装上两只鹦鹉,豚鼠,刺猬和兔子来体验不同罩杯妹子日常生活中的种种不便,甚至不需要额外加上些撕裂的疼痛感,便有了相当的说服力,足以让最理性的钢铁直男明白妹子们平时背负着何等重担,自然也能理解各大文明古国的女性都不约而同地选择用各种方式来辅助支撑自己的胸口了。

  不过,首先这些文明古国里不包括王朝埃及。

  由于北非气候炎热且古埃及的纺织业和织染业要以木乃伊制作为首要任务,导致某些财力不济的王公贵族都很难做到穿着考究,各行各业的黎民百姓更是只能以方便实惠,但男女不分的“贯头衣”——也就是亚麻长袍Kalasiris来作为自己日常生活的统一着装,甚至由此形成了小孩子们就不该穿衣服这样匪夷所思的约定俗成,那些职业女性自然也没什么心思花大价钱再买一块布料来管束自己不安分的胸脯了。

  至于古印度,我们也只能在无数史诗、传说以及《婆娑罗往世书》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古印度胸罩的雏形可能出现在公元前一世纪的戒日王朝,到了毗奢耶那伽罗时期便有了成熟的体系,只是目前还缺少足够有说服力的考古学证据能让我们大饱眼福。

  相比之下,古希腊古罗马胸罩的花样那就多了去了,前者有荷马的《伊利亚特》和若干阿里斯托芬的戏剧记载着爱与美之女神阿弗洛狄忒用“绣花腰带” stróphion来为自己的胸脯托底;后者则带着科学实践精神真的根据古希腊晚期的若干雕塑把这东西做了出来,并根据《奥古斯都史书》的记载,因地制宜地灵活调整材料,使其成为了不少贵族彰显个性与财富的心头好。

  当然了,穿着这身行头想劳动生产是不大可能了,因此在文化上也算一脉相承的两国劳动人们更多时候都只是用一条棉的或亚麻布的包裹整个乳房,并在背部捆绑或用带子固定;而这种μαστόδεσμος或是μαστόδετον乳带也得到了黑暗时代劳动人民的认可,直到各种间接证据可以证明的中世纪盛期,或是相关考古学证据只能证明的十五世纪,劳动人们才在乳带的基础上进一步升起了胸罩,使其至少在形态上与现代意义上的胸罩多了几分形态上的相似。

  然而差不多是与此同时,另一股截然不同的风尚正在西方贵族之间蔓延开来,这股奇特而害人的风尚确实在一段时间内彻底代替了传统意义的胸罩,却也在见证人性解放的同时,孕育了现代胸罩的华丽新生。

飞速发展:维多利亚的失败和伟大

  很遗憾,至今我们仍不知道究竟是那个混蛋把束身衣这么反人类的东西带到了人间,只能大致确定十六到十七世纪的法国宫廷里就已经出现了“束身胸衣加硬质圆筒长裙”的经典时尚组合,活跃在宫廷里的各色女性也因其能把自己的上半身挤压成优雅的倒圆锥形并把胸部抬的更高了,而普遍将其视为彰显魅力必不可少的元素。

  恐怕也正是从这儿之后,束身胸衣的发展开始渐渐走上了弯路。

  由于这个时期胸衣多数由类似亚麻或丝绸的分层面料制成后由胶水硬化系带绑紧,且穿带的孔洞由手工缝制毫无保护措施,自然也没有足够的强度支撑女人之间寸寸紧缩的明争暗斗;

  于是为改变这一现状,又不知道是哪个小天才将硬物编入胸衣维持其基本形态的点子:

  先是柔韧性尚可的鲸须和木材,后来是逐渐离谱的角质,象牙,鲸骨,到了都铎王朝晚期,约克郡的贵族女性甚至用上了纯铁打造的束胸以保持身形......

  挺好的,回想下都铎那几年的血雨腥风,这玩意上了战场应该也能直接用。

  好在随着“倒圆锥形”身材不再为世人所青睐,这种“军备竞赛”和由此衍生的文化也就烟消云散了。

  直到十八世纪,流行的柔软、优雅、旨在协助女性保持淑女姿态的胸衣又不知被哪个“卷王”玩儿了烂俗的新花样,温暖贴身的胸衣这才慢慢变成了和“裹脚”类似且一样臭名昭著的束胸——其对肋骨的伤害简直触目惊心,却也造就了彼时名媛动不动就会晕倒的“淑女”体质,因此一时之间竟也蔚然成风。

  女人为了变美真的能这么和自己过不去吗?当然能啦……

  好吧,那就没个不畏世俗的妹子站出来勇敢地与这歪风邪气说“不”吗?

  当然有啦!

  按理说玛丽·菲尔普斯·雅各布,也就是后来的Caresse Crosby,应该不可能是第一个拒绝束胸的妹子,但绝对是最有传奇色彩,且很可能是真正为拒绝束胸真正做出了贡献的第一位女性。

  相传,在二十世纪初,这位当时只有十九岁的纽约名媛发现由于自己的胸部比较明显,会撑得内衣里的鲸须从领口和透明织物下面支棱出来,非常之难看。于是她便和女仆设计并动手将两块手牌和一些绸带结合在了一起,为自己做出了第一款她后来称之为"the backless brassière"的新型束胸,也无意间向束胸这统治了百年的恶龙发起了最有力的挑战。

  具体说来便是,这东西的效果还真是不错。"the backless brassière"不仅解决了玛丽一直以来的困扰,还将她丰满的胸部完美地衬托了出来,虽说可能提供不了太多额外的支撑吧,但考虑到这东西所呈现出的最终效果,付出这点儿代价那可真是太值了。

  更何况这东西还巨便宜——至少在1914年玛丽申请了该项专利前,她一直以一美元的价格将"the backless brassière"成功推广给了自己的所有朋友,以至于这位名媛有了足够的自信开了个微型工厂专职生产,但最终还是明智地将专利高价卖给了华纳兄弟紧身胸衣公司,由它们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里承担大规模生产这一新鲜事物而带来的风险。

  按理说,这会儿简单总结一番,然后平滑进入下一部分了,但我想其实有必要强调下,玛丽的故事流传甚广恐怕只是因为它更有传奇色彩。

  事实上,早在1859年,同在纽约的亨利·S·拉舍尔就已经为自己“能让佩戴者胸部变得对称圆润”的设备申请了专利;1876年,裁缝奥利维亚·弗林特申请的四项专利中也包括了后来获奖无数的“弗林特腰”;1912年,斯图加特的西德蒙德·林道尔已经开发出了可大规模生产的胸罩并于次年申请了专利……

  当然了,这些事实并不会减损玛丽的伟大,我想表达的除了“谁发明了第一款胸罩”这类的问题如今已无从考证外,便只剩下了些许感概,感慨就连胸罩的发展都不像人们所期望的那般逻辑严谨,那些意想不到的因素总会以各种方式发挥作用,让所有那些人们眼中的理所应当最终变得多少有那么点儿诡异。

  而这种状况会在胸罩接下来几十年的发展史中出现地愈发频繁。

百转千回:时尚密码恐无人知晓

  可能和大家的认知有所出入,尽管玛丽的专利让华纳兄弟紧身胸衣公司赚了超过1500万美元,但受后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华纳兄弟”所推出的Crosby胸罩并没有发挥自己的领跑优势,甚至没能在美利坚刮起一场时尚旋风。

  倒不是说这场惨剧湮灭了人们对美的追求——恰恰相反,因为要参与这场战争,1917年美国战争工业委员会“提倡”妇女放弃会消耗宝贵金属的束胸,转而购买更轻便时尚,也更容易生产的胸罩;而随着战争期间女性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了社会之中,她们也掌握了相当惊人的社会话语权,一方面让更舒适性感的胸罩本身成为了时尚界的新宠,另一方面也有了定义时尚本身的权利。

  因此差不多在这之后直到“咆哮二十年代”的尾声,置身时尚之巅的乃是朝气蓬勃的Flapper一代,她们身穿短裙,剪短头发,自己开车,抽烟喝酒听爵士乐,唾弃所有旧时代的道德准则,自然也以平胸为美,甚至不惜戴上Boyishfrom的时尚胸罩将自己的胸部勒紧压平,以此彰显自己时尚的中性化,和与旧时代彻底决裂的决心。

  可问题在于,对胸大的妹子来说,这时尚追起来未免也太难受了点儿,而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艾达·罗森塔尔和她的丈夫、以及老板,同时也发现了这样的胸罩完全没有均码可言,甚至在同尺码的妇女之间都缺乏普遍适应性,于是他们便着手设计了可调节胸罩,使其以略高于正常双峰的挺拔程度适应不同女性的需求,也顺便让她们的身型更显曼妙有致。

  不过考虑到Flapper的深远影响,很难说是罗森塔尔的“MaidernFrom”力挽狂澜,将胸部的时尚引回了正路,但我们差不多可以确定,后来的S·H·Camp and Company正是继承了她的衣钵,才有了后来用数字和字母精确描述女性胸部尺码的惊人创举。正因如此,到了四十年代,提供不同尺码的胸罩成了几乎所有主要生产商的共识差不多彻底淘汰了自制胸罩,加快了胸罩作为内衣的标准化,也将一种另类时尚——子弹胸罩精确地射进了时尚界的心窝。

  有人说这种很有攻击性的胸罩体现了二次世界大战带来的军事之美,但是……这造型很奇怪的好吗!可能是因为我第一次见到这类胸罩不是在玛丽莲·梦露的《七年之痒》而是星爷的《国产凌凌漆》,至今我仍认为这类胸罩不加个火焰喷射器就是对设计的极大浪费;

  然而!当这些淑女用贤妻良母或是邻家女孩的套头毛衣遮住了子弹的锋芒,这类胸罩的神奇魔法便一览无遗:简单说,因为简单的几何学原理,子弹胸罩会把毛衣撑的特别大,显得巨柔软,巨温馨,具有母性的光辉,所以能坚持引领潮流直到六十年代中业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了,这期间,大概伴随着二战之后的材料和款式革命,人们对胸罩功能性和舒适度的要求已经初现端倪了,可以说是为1964年鲁迪·戈恩里奇舒适、自然、可调节的极简主义“无胸罩”代替子弹胸罩埋下了个不大不小的伏笔;

  差不多是与此同时,路易斯·普瓦里耶兼顾功能性与炫目时尚的“神奇胸罩”成为了浪漫,性格,与时尚的代名词;

  1977年,第一种专业的运动胸罩出现在了佛蒙特大学罗亚尔·泰勒剧院的服装店里;

  可到了九十年代,人们又开始了对胸罩时尚感的片面追求,直到世界肥胖问题开始日益严重,新时代的女权运动蓬勃发展并取得了出人意料的胜利,还有新冠时期让在家办公变得愈发普遍,以“维秘”为代表的新时尚胸罩受欢迎程度明显下滑,似乎标志着舒适度又成了决定胸罩能否引领潮流的核心属性……

  至于下一个阶段人们还能在胸罩身上玩儿出什么新花样,那我们可就不得而知了。

  关注“碎碎念工坊”,传播游戏文化,让游戏不止是游戏。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