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吸血 吃人到缠绵 ACGN中的吸血鬼到底经历什么?

2021-12-02 09:32:55 游侠原创:阿正
0

  吸血鬼这一形象,起源于巴尔干半岛和东欧斯拉夫人的民间传说。在这些传说中,吸血鬼指从坟墓中爬起来吸食人血的亡者尸体。

  此时,吸血鬼甚至都没有被纳入基督教的叙事中,他们并不是拥有超自然之力的异教怪物,只是野蛮的行尸走肉。

  我们今天的流行文化中所定义的吸血鬼形象——古堡中风度翩翩的贵族,统率着蝙蝠、狼等眷属的领主,本来就源自文学创作。

  英国诗人拜伦的私人医生波利多利1819年所著小说《The Vampyre》是这类作品的开宗立派之作。

  他以拜伦本人形象为原型,创作了该书的吸血鬼主角,鲁斯凡爵士。

  而将这一贵族吸血鬼形象发扬光大、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创作,当属爱尔兰作家布拉姆·斯托克1897年写的《德古拉》。

  这部作品是彻底把传统吸血鬼和哥特恐怖给绑一起了,以弗拉德三世为原型的主角德古拉更是在很多现代吸血鬼作品中都拥有“始祖吸血鬼”的地位。

  (配图为《恶魔城》游戏中的德古拉)

  吸血鬼这一意象,广受现代流行文化的欢迎,从上世纪的《夜访吸血鬼》,到本世纪的《暮光之城》,吸血鬼作品一直在推陈出新。

  而ACGN文化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有趣的文学形象,包含吸血鬼元素的ACGN作品同样是花样百出。

  当然,咱们这些“老二刺螈”都很清楚,凡事跟ACGN沾上边,那自然是会给你整出点不一样的活。

  今天,就让我们从“吸血行为”入手,看看ACGN中的千面吸血鬼形象吧。

  01

  暴虐的进食

  传统吸血鬼吸食人血的目的,就是为了进食。

  人类是脆弱的,知性也是脆弱的,要想永久地延续知性,就要摄入比普通食物更宝贵、更纯正的食物。

  吸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把万物灵长人类作为食物。

  以进食为目的吸血的吸血鬼,我想,知名度最高的,应该就是kono DIO 哒了。

  他那句“你还记得你吃了多少片面包吗”已经成为了ACGN圈内流传的名梗,这句话同样也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类吸血的本质:

  在他们獠牙下牺牲的人类,不过是一片小面包。

  DIO在《JOJO的奇妙冒险》的第一部和第三部中都是主要角色,从他的形象演变上,我们也能看到“吸血鬼越来越不像吸血鬼”的趋势。

  第一部中,吸血鬼的设定就很哥特恐怖——神秘的石鬼面能把人变成吸血怪物,只有天赋异禀的人才能在戴上石鬼面之后维持神智。

  DIO变成吸血鬼之后的行径,也非常传统。

  制造眷属,占领城市,把人类当小面包一样食用。

  到了第三部,引入替身的概念之后,DIO本人吸血鬼的身份反而淡化了很多。

  他招募来的替身使者,很多都是直接花钱雇佣的,只有少数几个和他直接见面的,被他埋了肉芽。

  在战斗中,他也不再会使用“气化冷冻法”、“空裂眼刺惊”等绝招,只会使用无敌的替身世界连续轰拳。

  只有在他残血找“小面包”吸血回血的时候,我们才会意识到,他是个吸血鬼,而不是仅仅只是像空条承太郎一样的肌肉猛男。

  第三部中的DIO,比起传统的吸血鬼,更像个强化人战士。

  和DIO相比,《月姬》中的高阶死徒更像是传统的吸血鬼。

  死徒原本是人类,被其他吸血鬼吸血之后,吸血鬼将自己的血注入他们的身体内,可以令他们复活为食尸鬼。

  这样的食尸鬼毫无知性可言,肉体也残缺不全,就连自己吸取的大部分血液,都会被身为其血亲的吸血鬼夺取大半。

  食尸鬼要先补完肉体,成为活尸,活尸只有万分之一的概率能逃过教会的剿灭,独力生存直到取回全部的知性。

  至此,一个低阶死徒才算完全晋升为吸血鬼。

  晋升为吸血鬼之后,一边还得受原来的血亲的剥削,一边又会制造自己的仆从,以更高效的方式获取血液。

  有趣的是,这类以进食为目的的吸血鬼,在把人类当成小面包的同时,自己也通常被更高位的存在当成小面包。

  被石鬼面选择的人类,是柱之男的移动采血站。而每一个活动的死徒,都是其血亲的“打工人”。

  跳入了“吃人”的食物链中,自己终究也难逃被吃的命运。

  02

  危险的缠绵

  ACGN创作的一大动力,就是卖福利、“杀必死”,吸血鬼这种恐怖的怪物进入这个领域,也得入乡随俗。

  本来,吸血这个行为就伴随着亲密接触与体液交换,带有一定的性暗示。

  ACGN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好用”的设定,在此之上作一番文章是必然的。

  《噬血狂袭》这个经典老番就是其中之一,在这个作品的设定里,吸血鬼吸血可以补充魔力,也可以通过正常进食补充。

  而吸血冲动,就是由性欲引起的冲动。

  在设定中,因为吸血冲动将爱人吸血过度致死的案例也不少。

  男主晓古城是吸血鬼的第四真祖,而女一号雪菜是狮子王机关派来监视他的剑巫。

  当然,在这种后宫动画里,你派多少人来监视男主,就会白给多少个,狮子王机关因此也被读者们戏称为“狮子王婚介所”。

  派一个,成一对,雪菜率先白给之后,第二个派来的监视者煌坂纱矢华也不落下风,延续了白给的传统。

  在《噬血狂袭》动画化的部分里,晓古城还是那种很典型的后宫男主,跟谁都有一腿,但是跟谁都没确定关系。

  他只在需要使用真祖力量的时候,才会吸后宫的血,解放力量。

  话虽然这么说,但动画制作组显然是很懂,把吸血的画面都做得特别荡漾。

  可是,根据小说设定,在未来的时间线上,晓古城成为晓之帝国的领袖之后,血之伴侣多达12位!

  好家伙,这是完全不需要什么党争了,直接把所有后宫全部打包收了。

  《噬血狂袭》毕竟是表番,所以还算有那么一点节操——晓古城每次吸血都是要干正事的。

  不过,作为GALGAME的《美少女万华镜》就完全不用掩饰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美少女万华镜》能够拥有这么高的知名度,一半功劳都要归功于这位吸血鬼美少女——篝之雾枝。

  一头银白的长发,一双血红的眼,白皙的皮肤,黑红相间的华丽洋装……篝之雾枝的外形,完美符合了玩家对于“吸血鬼美少女”的所有想象。

  而雾枝的“吸血”,只要是由血液转化而来的体液都能满足。

  这个设定,直接把她从吸血鬼变成了魅魔,也成了这个游戏剧情推进的原动力。

  《月与莱卡与吸血公主》中同样有类似的设定,不过作为表番,吸血鬼的代餐当然不会是X液,而是牛奶。

  在这部动画里,女主第一次吸男主血的时候,那画面着实把我逗笑了。

  男主先用酒精消毒了手臂,女主害羞地问“我是不是该刷个牙”,你们俩是搁这体检采血是吗?

  自从吸血鬼作为一种文学形象出现后,这种生物就自带一种阴郁的美感。

  在现代流行文化的再加工下,这种危险而美丽的生物越来越接近人类,甚至可以执起他们的手,与他们相伴余生。

  和传统的“七仙女”式仙配人故事模式相比,吸血鬼这种自带小恶魔属性的主角,也许更符合现代流行文化的审美吧。

  03

  永生的诅咒

  众所周知,文学作品中的“不老不死”,很多时候,都是一种可怕的诅咒,吸血鬼同样也背负了这份诅咒。

  在某些ACGN作品中,吸血本身对于吸血鬼来说,也是一种诅咒。

  对《月姬》中的真祖来说,吸血冲动就是他们与生俱来的缺陷。

  真祖和死徒不同,是完美的永生种,他们与星球和自然相连,坐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大源”,完全不需要通过吸血来维持身体。

  然而,他们生来就带有吸血冲动,终其一生,都要与这种冲动作抗争。

  一旦破过一次戒,吸血冲动就会成倍放大,覆水难收,直到最后堕落成丧失知性、渴求鲜血的怪物。

  死徒出现的原因,其实就是这些真祖为自己准备的“备用粮”。

  他们将人类转换为死徒,用血之契约控制他们,方便他们在实在抵抗不了吸血冲动的时候豪饮鲜血。

  爱尔奎特原本是真祖用来处决堕落真祖的兵器,在她被罗亚诱骗吸血之后,食髓知味的她一夜之间团灭了其他所有真祖。

  她已经一度破戒,吸血冲动已经决堤,可她主观上对吸血这件事却极其抵触。

  她曾经在吸血后铸成大错,她也对“把人类当成食物”这件事难以接受。

  她举了个例子,如果家畜能和人类说话,人类能心安理得地把它们当成食物吗?

  爱尔奎特不愿意把同样具有知性的人类作为食物,更不愿意对自己最爱的人咬下獠牙。

  “因为喜欢你,所以不吸你的血。”

  这份告白,宣示着她作为月姬的矜持与尊严。

  对于《Hellsing》里的阿卡多来说,永生本身就是一种诅咒。

  在他的观念中,会老去、会死亡的人类远比他这个不老不死的怪物要高贵,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一定不会接受血族之血的诱惑。

  他赞美着女王的衰老之美,厌弃着自身永远不曾老去的百变容颜。

  阿卡多的吸血,会把对方的灵魂和生命都完全纳入自身的存在内。

  在漫长的岁月中,他积累了天文数字数量的生命,但混杂了这么多灵魂的他,还能算是他自己吗?

  也许,他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弗拉德三世,德古拉伯爵,只是个谁也不是的厄夜怪客。

  正是因为可以扮演任何人,所以无法成为任何人,正是因为怎样都死不了,所以没有活着的实感。

  “杀死怪物的只能是人类。”

  这是吸血鬼之王对自己的死最后怀有的执念。

  吸血鬼题材的作品为何能经久不衰?究其原因,是因为这个形象可做文章之处太多了。

  他们既可以是渴血的怪物,也可以是危险的恋人,还可以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他们一面享受着超人的力量,和漫长生命所带来的知性,一面又得与吸血冲动相伴,随时可能堕落成野兽。

  或许,每个人都渴望着成为吸血鬼,但同时,每个人都害怕着吸血鬼。

  这种独特的矛盾与美感,就是吸血鬼在文学作品中频频亮相的根本原因吧。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