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札幌两姐妹活活冻死家中!离奇惨案 真相触目惊心

2021-12-01 17:49:56 来源:互联网
0

  日本作为发达国家,其健全的公共设施和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一直被人津津乐道。不过在这些光鲜外表后面的残酷,只有真正在日本生活久了的人才会知道。

  这次,我们要说的就是发生在北海道札幌的一起姐妹“孤独死”事件。孤独死在老龄化严重的日本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词,指的是一个人生活在家中,突然发病死亡却没有人知道,一般以中老年人居多。

  而北海道的这对姐妹花到底又经历了什么呢?我们将时间线拉回2012年1月20日。

  札幌市警方接到一个报警电话,一名公寓的管理人员声称他从上个月初就无法联系到居住在自己公寓内的一对姐妹。长时间收租无果后,他用备用钥匙打开公寓的门,却发现两姐妹已经死在了公寓中。

  警察赶到后,发现在寒冷昏暗的公寓中躺着两具尸体。管理员称,因为长时间没有缴费,这间公寓已经被断水、断电、断煤气很长时间了。要知道,1月札幌市的气温最低都在-10度以下。

  死者之一的姐姐名叫做佐野湖末枝,42岁,面部朝下死在地上,整个脸部都扭曲得厉害。妹妹名叫佐野惠,40岁,死时穿着睡衣,盖着被子蜷缩在床上。

  家里一贫如洗,冰箱里没有任何食物。

  法医对两名死者进行了医学鉴定,姐姐佐野湖末枝死亡时间在2~4周前,死因是急性脑出血,因为突然昏厥摔倒导致下巴脱臼,从而导致了脸部扭曲。

  妹妹佐野惠身高158cm,被发现时胃里没有任何食物,体重仅为36kg。死亡时间在1~2周前,死因是冻死。

  日本警方也仅以意外死亡了结了这起案件。不过一名嗅觉灵敏的记者却觉得这起案件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为什么姐姐意外死亡后,妹妹却没有报警,而且与姐姐的尸体共处一室,直到自己饥寒交迫也被活活冻死?

  记者一路追踪下去,才发现了俩姐妹的悲惨人生和日本政府保障制度的黑暗。

  佐野两姐妹出生在北海道的泷川市,佐野一家4口靠着父亲工作为生。日子虽然说不上富裕,但还是能过得下去。不过悲剧却在姐姐湖末枝上初中时候发生了。

  父亲因为患上了癌症不幸去世,没过几年,母亲也相继去世。无依无靠的姐妹两人只能寄宿在叔叔家。

  妹妹佐野惠因为从小就有智力障碍,所以一直都需要有人照顾,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姐姐湖末枝高中一毕业就开始了工作。

  她先找到了一家唱片店的工作,工作还算是轻松愉快。

  妹妹佐野惠长大后,也在特殊学校接受教育,掌握一门技能后,也在一家包吃包住的洗衣店找到了工作。

  两姐妹看似都有了新的奔头。不过好景不长,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姐姐的唱片店很快就倒闭了。2004年,为了谋生,35岁的湖末枝来到了大城市札幌打拼。

  千辛万苦找到服装销售员工作的她非常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也一直勤勤恳恳地在打工。不过,她才刚在札幌立足不久,就接到老家的一个电话。

  电话里说,妹妹佐野惠在做了一个小手术之后,患上了严重的社交恐惧症,不敢出门,不敢与人交流,更不要说工作了。她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几乎断粮,饿得奄奄一息。

  面对病情严重的妹妹,湖末枝只能再次把妹妹接到自己身边一起居住。2019年,40岁的湖末枝因为头痛去医院看病,被诊断为脑血管疾病,并做了手术。

  术后虚弱的湖末枝不得不辞去了工作,仅靠着之前的积蓄和妹妹一起生活,虽然也想过继续找工作,但她拖着病体连最基本的工作都无法胜任。

  2010年6月1日,已经走投无路的湖末枝只能来到白石区役所求助。按照日本当时的法律政策,湖末枝和妹妹的情况政府可以提供每个月15万日元的生活保障,直到湖末枝再次找到工作为止。

  但是湖末枝觉得自己的身体很难以再继续工作,希望能够了解政府其他的帮助扶持政策,但是最终还是无果而归。

  2011年4月1日,湖末枝第二次来到了白石区役所。这时的两姐妹可以说已经到了山穷水尽了,唯一的进账只有妹妹每个月7万日元的残障补贴。而光房租她们就要花费5万日元。

  政府工作人员在了解到她们的惨况后,依然没有提供福利信息,而仅仅给湖末枝发放了仅够7天食量的14罐罐头。

  2011年6月30日,湖末枝第三次来到了白石区役所依然失望而归。

  2011年11月30日,姐妹俩租住的公寓因为长期不缴费,燃气被停止。12月15日,租金到期,也无钱缴费。12月20日,因为没有保险,无法拿药的湖末枝在家中病发身亡。不敢出门又有智力障碍的妹妹也只能饥寒交迫冻死在姐姐身边。

  虽然湖末枝3次向政府部门求助,但每次都失望而归。虽然事发后,政府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湖末枝每次来他们都耐心给她介绍政府的福利制度,但因为湖末枝没有进一步提供材料,所以他们也没有办法帮助湖末枝申请。

  事实真的如此吗?

  记者找到了该政府部门的一位退休员工,才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真相。原来,正常申请国家福利的流程是需要者提供申请表等材料进行申请。

  但是幺蛾子正是出在这里,因为札幌市财政面临巨大挑战,2012年,政府发布的生活保护费用占财政的15%,政府担心要是救济金额继续增加,势必会影响到其他项目,所以只能想办法缩减和控制救济金。

  也就是因为这样,在申请救济金时政府部门增加了一个面谈环节,在面谈中,申请表被面谈的工作人员收了起来。工作人员绝对不会主动返还表格,只有申请人主动去索要表格才有可能拿得到。如果申请者并不了解这情况或者不好意思要表格,那就意味着拿不到表格,也不能提交申请。

  也就是说,主动权从申请者的手中转移到了政府工作人员手里,湖末枝3次面谈都未能拿到申请表,所以也无法申请福利。

  也就是说,别看政府工作人员表面很热情,实则在玩阴招。

  案发后,当地政府部门仅仅是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承认政府在处理方面还有待改进,但没有人为湖末枝和妹妹的死负责。

  其实,除了像湖末枝姐妹申请的最低生活保护之外,日本还有很多福利制度是不申请就得不到的。

  换句话说,有的人压根不知道还会有这样的补助而白白错过,政府也本着福利我就摆在那里,但我也不主动、不负责,错过了就是你自己的问题的态度。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