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秀夫随笔推出英文版 分享制作游戏的艰辛与信念

2021-11-20 16:47:01 来源:互联网
0

  在2019年的时候知名游戏制作人小岛秀夫推出一本随笔,名为《創作する遺伝子僕が愛したMEMEたち》,在其中他与玩家们分享了他在各年龄段的成长经历,制作原创游戏的艰辛和信念等等。而在上个月这本随笔推出了英文版,外媒Gamesindustry总结了书中一些有趣的内容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 童年的小岛秀夫是孤独的,由于父母工作繁忙,他需要独自应对寂寞:“我学会了举办虚拟的家庭聚会,到家后就把所有屋子的灯打开,然后打开电视把声音开大,不是为了看点什么,只想消减孤独。即使成年之后我也保持着这个习惯。”

  · 小岛13岁时他的父亲因病去世,最终他在书籍中找到了慰藉:“书籍让我不至于不会被孤立无援的处境和孤独感所压垮,父亲的早逝让我的生活中缺乏榜样,好在书中的老师能提供指引。

  · 书籍方面小岛涉猎广泛尤其喜欢科幻小说,包括阿西莫夫、海因莱因、亚瑟·克拉克、冯内古特、乔治·奥威尔等人的作品。他认为这些小说令人兴奋,它们提供了理解当下和警示未来的新途径。

  · 不过小岛觉得《星球大战》的流行让1980年代的科幻质量有所下降,整个类型充满了商业化和“陈旧的太空歌剧”。

  · 高中时的小岛开始创作自己的故事,他还带着苦笑聊起了当年不成熟的想法:“高中的我还对世界一无所知,但会因为自己读国外的科幻、悬疑小说而倍感骄傲,有点看不起那些被入学考试支配的同班同学们。”

  · 大学时的小岛曾因想拍电影却找不到空隙和陷入抑郁,他表示是英国摇滚乐队Joy Division救了他,并将其描述为“无言的知己”。

  · 最终小岛选择进入了游戏行业,而且在最初就目标明确:“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创造我自己的世界——小岛秀夫的世界,把它和世界上的其他人分享就是我的‘业。’”

  · 书中提到了想要制作原创游戏是多么的困难,首先需要说服习惯于安全投资的公司。他认为:“如果仅仅是简单地模仿他人在过去的创作,是无法创造未来的——即使从商业角度上看这是一种安全而低风险的选择。”

  “就像相似的遗传物质不断杂交,会使得多样性衰退让进化进入死胡同一样,如果不引入新的联系文化基因就无法获得进步。”

  · 小岛秀夫遇到的另一个障碍是说服团队成员:“他们本应站在我这边,但有时当我提出一些有趣的东西时,他们也会表示‘没人这样做过,行不通的’。但几乎一切皆有可能。”

  他在书里写道:“我希望玩家体验到只可能出现在游戏里,而且此前从未实现的东西,否则做游戏就毫无意义。”

  · 《死亡搁浅》也是一个具有实验性质的新类型,小岛也曾质疑过它是否能被玩家接受:“玩这个游戏就像一个人爬富士山,这会很难,中途你可能会停下并去想‘我为啥要给自己找这么多麻烦呢?’然后选择放弃。但你一直爬到山顶并看到日出时,可能会因此泪流满面。但是如果你半道转身,就失去了在山顶流泪的体验。”

  · 好消息是小岛秀夫似乎没有退休的打算:“我想要一直像现在这样,哪怕年过80。”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