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曙光的「黎明计划」,为我们带来了什么?

2021-11-18 17:18:05 游侠原创:三明
0

  黎明计划死了,我们赢了。

  这段故事,要从B站UP“薄荷小梦”在11月8日发布的视频《千万别被腾讯的黎明计划给骗了》开始说起。

  在这段短短5分钟不到的视频中,他用自己被黑心MCN机构诈骗的经历劝诫B站的UP主们——千万不要参加黎明计划,视频发布不过才10天,“薄荷小梦”的视频播放量已经有近700万的播放,而随着更多受害者的发声,「黎明计划」的真实面目也在一段段阐述中逐渐完整。

  「黎明计划」是什么?

  按照一些UP给到的说明,这项活动是在得到创作者授权的前提下,通过MCN机构邀请创作者入驻并帮助创作者运营内容,让创作者在腾讯各平台得到收益。

  以B站UP主举例,UP主可以加入MCN机构而参加黎明计划,并将自己在B站投稿的视频同步到企鹅号上,而且可以将投稿后续在企鹅号上的运营交给MCN机构负责,自己完全不要多出一分力,所以在很多MCN机构拉人的宣传语中,常常会出现“躺着就能赚钱”这样令人心动的字眼。

  在国家反诈中心APP这阵子的宣传下,我相信大家伙肯定更加充分地认识到了“一切躺赚都是骗局”这件事儿。但问题就在于,这可是腾讯,腾讯官方背书的企鹅号啊!

  这种“腾讯就是很有钱,舍得撒币”的群众认知相当巩固,给黑心MCN的骗局提供了第一道防御护盾。而你如果试着在天眼查等查询软件上进行搜索,还会发现这些MCN机构提到的「黎明计划」的确是由腾讯官方扶持。如果只靠一般UP主还停留在“小老百姓”级别的社会常识圈里,到了查询排疑这一步,似乎很难将它和“诈骗”2字联系在一起,毕竟腾讯很有钱,UP主又有内容,再经MCN这么一番说道,是不是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而问题就出在中间的这一环。

  在无底线的黑心MCN对无数UP展开的“合法诈骗”之下,「黎明计划」开始变味了。

  首先,在一些Up主的曝光中,每拉到一个Up主,腾讯就会给MCN机构一个人头2000元的所谓猎头奖励。而MCN机构给UP主们的人头报价大多都是200-600,报价600的还有要分期付款的,第一层羊毛在这里就被薅走了。

  其次,「黎明计划」所承诺的“最高30元/万次”,玩过抽卡手游的朋友应该也能看出文字游戏玩在“最高”二字上,只有播放、点赞、真人互动都客观的优质作者才能够拿到这30元/万播放的奖励,且下不设保底。这个文字游戏的锅到底该归腾讯还是MCN暂且不提,但MCN作为搭桥者,并没有如实向Up主传递准确的收益规则。

  至于许多黑心MCN机构所承诺的帮助运营账号,也不过是一嘴空谈。根据“薄荷小梦”的说明,他们只负责通过爬虫的手段将UP主的投稿“扒”到企鹅号上,还要和创作者37分成。有的黑心MCN机构为了能在企鹅号上点个“独家”的标签提高一点奖励,还会要求UP主将自己的账号/密码等关键信息交出来,并在扒走投稿后顺手将UP主的B站账号和发布的投稿举报了,把许多好好的账号都给“废”了。

  很多和MCN机构签约的UP主在了解了一点「黎明计划」并不黎明的本质后,开始产生了退意。

  UP主“我是小妖怪”是一名还在读研究生的大学生,靠着平时带有一点vlog性质的投稿和一点点整活,现在已经拥有了5万多的粉丝,一家MCN机构也看重了她这一点并寻求合作。在她的口述中,前来对接的人还是她的河南老乡,让在他乡求学的她感到特别亲切。

  遗憾的是,毫无自我保护意识的“我是小妖怪”这次遇上了黑中介,不但老乡在对接的过程中光速离职,让她连200块的人头费都还没拿到,后续视频的版权也有可能被那家MCN机构所买断,而在她发布的第一个关于自己被「黎明计划」欺骗的视频里,她甚至连那家MCN机构也已经联系不上了,想要注销企鹅号,却不知道该如何操作。

  而她眼前的选择只有2个,放弃自己这个从零开始做到5万的账号再从零开始一次,或是继续“被”MCN机构合法搬运创作,自己还一点收益都拿不到,这让她好几次在投稿中崩溃到大哭。

  是的,如果已经和MCN机构签约加入了「黎明计划」,那么UP主就不能随便注销自己的企鹅号,提交申请的3个月后才可以退出,而申请注销到正式退出的这3个月内,MCN机构依然有权搬运作者的投稿并且不需要再将收益分成。

  「黎明计划」运行到最后,已经不是一个为许多穿越了黑暗而来的中小UP主带来黎明曙光的项目了,很多黑心的MCN机构在干的事儿,甚至有资格被写进“国家反诈中心APP”的经典案例中。

  也可以这么说,腾讯没过脑子办了一次漏洞百出的活动,黑心MCN机构们则非常走心没放过用任何一个漏洞薅羊毛的机会。

  你应该也注意到了,在文章里我提到了不止一次“黑心的MCN机构”

  MCN(Multi-Channel Network),或者用一个大家更熟悉的名字——网红的签约和孵化。

  在完成了几千到几万粉丝的原始积累之后,很多up主都会面临商业化的门槛,粉丝增速开始放缓,UP主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将这部分粉丝变现,而掌握着商单、推广等能力的MCN机构,工作内容正好就能够帮up主跨过这道门槛做大做强。

  你也可以称他们为“赛博朋克时代举着鞭子的奴隶主”,在本质上,他们不从事生产活动,只负责当中间商,还享受着低风险,高收益的人口红利,为了省事儿,许多平台拒绝和个人创作者合作和沟通,而会选择和信任的MCN机构对接,更导致了MCN机构在如今互联网环境下的不可或缺。

  不管是直播带货常常一晚XXXX亿突破我们对于货币位数认知的李佳琦、薇娅,还是B站上大多数粉丝超过5位数的UP主们,都有着一个完整的MCN团队从包装、推广、营销、变现多个角度的帮扶。

  再举个例子,「1818黄金眼」应该是大家非常亲切的一档民生栏目,它在互联网时代靠着浓眉小吴、兰花指洗浴店主、牛尤刘姐,打造出了一套自己的沙雕网红宇宙。而随着这样的爆款民生新闻越来越多的出现,它背后的黄金眼MCN也逐渐在网友们的挖掘中浮出了水面。

  在这场官方账号也要下场当MCN的可喜势头背后,带来的也是一场行业乱象的滋生,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去年,B站up主“翔翔大作战”因为陷入于MCN机构的合同纠纷,导致他部分平台的账号被公司冻结。最后,张翔失去了那个经过了实名认证,所有内容均由他一人创作的“翔翔大作战”的所有,对MCN机构而言,只是放弃了一棵不怎么听话的摇钱树而已。

  从开始创作到走红,UP主“林晨同学”大概花了2年多,去年疫情期间他拍摄的「武汉日记」让全国人民都看到了疫情之下最真实的武汉,也让他收获了大量粉丝。而让他从能开始靠vlog创作赚钱,到陷入和MCN机构的解约风波,再到高额违约赔偿导致支付宝、微信被冻结,却只花了几个月的时间。

  今年8月底,一度在互联网上“人间蒸发”近3个月的李子柒突然发声,只不过内容是她报警并状告自己曾经的合作伙伴,一手将李子柒这个名字打造成一个成功IP的MCN机构杭州微念。

  而在「黎明计划」推进的过程中,MCN机构在广撒网时并没有任何自我约束,而是用权责不对等的合同来骗来偷袭,并不是这么多中小UP主蒙受损失的关键。

  更大的一部分责任来自于腾讯的监管不力

  要是作为中国乃至世界互联网企业的头部企业,要是腾讯能在推行黎明计划之初有着明确可行的活动规划,在活动过程中采取更严格有效的审核机制,而不是简单将包括筛选、扶持创作者的业务一层层外包出去,那么这次它自己、创作者、MCN机构和企鹅号用户本该可以四赢的活动,绝不会落到现在这样一地鸡毛的下场。

  值得庆幸的是,今年8月30日,文旅部发布的新《网络表演经济机构管理办法》正式开始实施,首次提出了针对MCN机构的具体监管制度——经营主播网络表演的MCN机构需持《营业性演出许可证》及至少3个经纪人持《演出经纪资格证》、经纪机构持证经纪人与主播人数比例不低于1:100、MCN机构应当与主播订立协议。

  国家已经开始注意到了MCN机构野蛮生长的乱象并且开始监督管理,至少大厂没有承担应尽的社会责任,MCN机构又唯利是图时,我们还能有一只看得见的手可以维护自己的权益。

  「黎明计划」事件的最终结局也不算坏——不正规的MCN机构们总算是坐实了黑中介的形象,成为了互联网上的过街老鼠;

  在大家的一致声讨下,腾讯也不得不站出来道歉,承认了这次活动的发展背离了初衷,在11月9号就给出了明确的注销企鹅号的指引,并在事件发酵之后,承诺后续会跟进处理那些已经被MCN机构成功诈骗毁了账号的UP主;

  最终up主“我是小妖怪”也并没有遭受特别大的损失,她发布的视频终于不再是梨花带雨,已经能和之前带地域黑节奏的网友们激情对线,顺便还总结教训自嘲了一波。

  所以,我坚信黎明真正的第一束阳光最终会照在这片大地上,而那时候的我们身边已经没有了「黎明计划」,当下一个“朝阳计划/正午计划/午睡计划”什么的再想要利用漏洞行诈骗之事,吃一堑长一智的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上当了。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