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了这么久的超激斗梦境,最后交了怎样一份答卷?

2021-09-13 14:27:29 游侠原创:刹那·F·赛耶
0

  “那么,我啥时候能玩得到呢?”

  大约是在一年前的这个时间,我受邀给《超激斗梦境》写过一篇试玩评测,当时评论区就有这样不耐烦的声音。

  实际上,在9月6日正式开启不删档测试之前,《超激斗梦境》每次新动态下面都不乏玩家们的类似疑问。毕竟像这样一测四五年的游戏,业界已有不少,比起被一点点挤出来的内容反复吊着胃口,现在大家显然更青睐于简单直白一些的“拿来吧你”——尤其是在本作的玩法已经可以高度预知的前提下。

终测时人气表现不错的《超激斗梦境》

  在这次的“真的是最终测试了”之前,《超激斗梦境》测了多久?

  让我们先把时间拉回到2018年的圣诞节。彼时的《超激斗梦境》刚刚放出首支宣传片,并于同期放出首轮精英测试时间。在当时,这一段流畅炫丽的2.5D俯视角战斗演示,以及在演示中可见一斑的别致世界观,令《超激斗梦境》吸引到相当多的视线。

《超激斗梦境》当时的宣传海报

  传统的MMORPG在很多玩家心中的传统优势,是缔造世界观时的想象力。《超激斗梦境》也有着一个很有想象力的、以“梦境”为核心概念的世界观。在本作中,一位名为玛雅的少女拥有将梦境转换为现实的能力,这项能力本是无害的,因为每当她从梦境醒来时,一切将恢复如初。然而在反派的计策构陷之下,玛雅陷入了洪水滔天、世界毁灭的梦境,且无法醒来,现实世界也因此陷入危机之中。玩家扮演的角色们在各种遭遇中潜入了少女玛雅的噩梦,并肩负起了营救玛雅、进而拯救世界的使命。

  也正是因为有着“梦境”这样自由的概念,《超激斗梦境》的副本场景很是奔放,玩家可以在西式幻想的森林,现代赛博感很强的都市,亦或者北欧神话般的殿堂等场景来回迁移,在视觉观感上有着很强的新颖感和冲击感。

游戏关卡中还经常会加入一些和设定接洽的小游戏

  这一点也体现在了当时登场的四名角色上。诸如远程攻击为主的芙兰,凝聚了现代热兵器的枪炮浪漫,觉醒技甚至可以骑着摩托漫长飞奔甩集束手雷;而像妮可这样偏向辅助的法系职业,又是来自于大海深处的加勒比王国;这种跳脱于传统网游的角色设计框架的角色面貌,其实在2021年也是相当in的。

  人们津津乐道地分析着詹姆斯、薇拉、妮可和芙兰等首发角色,一方面热衷于将他们和DNF的角色架设出某种联系,一方面,又希望能在一些相似点上找出新颖之处。

《超激斗梦境》的地图选取界面,也很有些既视感

  而在游戏的战斗系统层面,当浮空连击、转职系统、地下城副本……这些DNF玩家熟知的要素出现在一款俯视角的2.5D游戏时,人们似乎发现,这个曾经玩家们在贴吧盖楼时聊过的“野路子”,竟然看起来很是行得通。

“如果DNF不是横版的会怎样?”,在当年是很多DNF社区的月经贴

  一时间,很多玩家都在猜测这款新游的“刷图”会是怎样一种体验,已经是就等开玩的状态了——却没想到,在2019年初的这次精英测试后,《超激斗梦境》泡在了测试池里,先后又推出了共研服测试,终极测试……等一系列小范围测试。

  这些测试版本少则几天,长有月余,但对于普通玩家而言,想进入游戏畅玩还是会有些费力的。直到今年CJ,这款游戏才终于结束了这波长跑。从首次公布时间算下来,已经有两年半了。对于一款网游来说,《超激斗梦境》的测试历程,确实算是有点长了。

从上面的“20”可以横换“21”,你就知道官方的咕咕咕程度了

  两年半,《超激斗梦境》用来做了些什么?

  如果我用“打磨”来回答,可能会显得有些敷衍。但从首测到现在本作的观感而言,这的确是《超激斗梦境》的开发团队一直在做的。

  比如说,相比起许多首次测试的游戏,《超激斗梦境》一开始就有着很不错的完成度,首次试玩就开放了芙兰、薇拉、詹姆斯、妮可等四名角色,且各自都拥有着一套和DNF类似的转职系统,也已经奠定了相当多延续至今的游玩基调,比如副本和BOSS设计等。

  但和现在公测版本做对比呢?

  分别玩过20、21年两个测试版本的我可以给到一个明确的回答:差别真的挺多的。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角色的转职树。在19年版本放出的四角色,都只有一个转职选项。而在21版本的《超时空梦境》,每一个角色都有了第二个转职选择,比如芙兰就可以转职为倾向大范围火力压制的枪炮手,亦或者利用多功能无人机主战的鹰眼;而妮可则有了海妖/蓝鹰两个分别注重于输出和辅助的职业选项。同一个角色有了更多的细分玩法,这在DNF和《冒险岛》等韩式游戏已是保留项目,也自然是《超激斗梦境》需要做到的。

  除了已有四角色的职业体系优化外,《超激斗梦境》还加入了原创度很高的新角色“灰羽”,他拥有的阴影之王和阴影木偶师两项转职,分别专注于变身压制和远程控制,补全了原有角色体系中缺失的“输出法师”这一块拼图。

  除去这些很容易看到的地方之外,还有一系列的细节优化。对于新玩家来说,被优化掉的内容甚至不曾存在过,但制作组在这部分花费的心力,很可能是最多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在2020年版本的《超激斗梦境》中,芙兰每次使用格林机枪时都会有一个Cut-in,伴随着镜头拉扯效果来突出这个技能的威力。但这个Cut-in效果在后续被移除,以避免玩家多次刷图中看cut-in到精污。

  在技能释放一端,开发团队也做了不少的优化,在2021版的《超激斗梦境》加入了类似于“施法序列”的操作优化,即玩家短时间内快速连续按下技能施放,就会组建出一个施法队列,来成功完成操作,降低了技能施放的精准度要求,也让玩家更容易打出连段操作。

现在,打出这类连段是非常容易的

  以及主线中加入的“境界装备”系统,可以给予玩家额外的六个特殊装备槽位,玩家可以在此装备于主线过程中获得的各类境界装备。境界装备给予的装备属性很低,更强调于作为“徽章”的意义。

  所以,可以认为《超激斗梦境》这两年以来架设的“共研”和“与荣”等测试服,以及活跃在其中的核心玩家群体,的确给游戏提供了相当多建设性的意见,我们才得以见到一个更为完整与稳定的《超激斗梦境》。

  2021年还在做端游,《超激斗梦境》是不是赶了个晚集?

  从18年到现在,在《超激斗梦境》的讨论里,“是不是错过版本了”也是一种声音。这里面有太多太多老生常谈的环节,比如手游的冲击,生活节奏碎片化,亦或者端游大潮依然数值化驱动云云。一部分玩家似乎已经习惯了以业界的思维来评价一款游戏,以此来看待《超激斗梦境》在目前游戏市场有些“格格不入”的状态。

  但在聊这些之前,我觉得称得上关键的其实只有一点:这游戏够不够好玩。

  很多案例都已经证明,游戏业界的流行趋势会形成一个闭环。正如曾经被单机玩家以有色眼光看待、觉得游戏性欠缺的移动端游戏,在《原神》之后于业界卷起了开放世界浪潮,又比如现在一款有着创意视点的《人生重来模拟器》,可以在一个周五的时间,在互联网上获得500万人次的访问量。在人们厌倦了数值化的快乐后,大家的视线正在慢慢投向更具有深度和创意的游戏领域。

  而对于陷入低潮期已久,持续缺乏新鲜血液的端游而言,《超激斗梦境》无疑是一个很值得尝试的全新选择。它没有赶“吃鸡”的晚集,也没有奔走着追逐开放世界,而是将玩法稳扎稳打地立足于2.5D这个已经显得有些古早的范畴,以经典的ACT中的闪避、防反、浮空连段等要素为地基,细心打磨着角色技能树和职业机制,想要让“刷图”这个古旧的词缀,也可以再次给玩家们带来新鲜快乐。

《超激斗梦境》中类似暗黑“大秘境”的训练模式

  我觉得,这份既古早又新颖的答卷,就是《超激斗梦境》在两年半的时光后,交给所有等待着它,亦或者与它初遇的玩家的答卷。或者说,在2021年,还能玩到这样古早味儿的刷图游戏,本身就是一份快乐了。

超激斗梦境
超激斗梦境
平台:PC
0%的玩家推荐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