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c苹果大战始末:谁都没有赢,但谁也没有完全输

2021-09-11 18:00:16 游侠原创:刹那·F·赛耶
0

  随着法槌落在庭案上的脆响,一桩由锤子开始的战争暂且落下了帷幕。

  9月11日,美国时间周五,负责主审视频游戏《堡垒之夜》开发商Epic Games诉苹果反垄断案的美国法官Yvonne Gonzalez Rogers对此案作出裁决。Rogers不认为苹果是垄断者,驳回了Epic提起的包括“Mac操作系统存在安全问题”等在内的10项指控中的9项,同时要求原告Epic向苹果支付至少400万美元损失。

  但依据加州法律,苹果的确存在反竞争行为,在后续将不得禁止应用开发商明确提及其他支付方式和提供对应链接。

  或许是受此消息影响,苹果公司市值一日蒸发870亿美元。最终其股价周五下挫3.3%,报收于148.97美元。

  这是这场为期一年的战争的结局。

  如果从法官Rogers给出的判决来看,Epic现在应该完全可以在自己登录在App Store的游戏中加入Epic付款入口的引导链接,无须向苹果拱手让出30%的渠道分成——这个付款入口,当时正是引发二者大战的导火索。

2020年8月,Epic在《堡垒之夜》中加入了额外支付通道,导致本作被苹果下架

  所以,尽管庭审败诉赔了苹果400万美刀,但Epic达成了最初的目的。就这个结果来看,我们应该可以认为Epic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

遍体鳞伤的胜利,不是吗?

始于铁锤

  之所以说这场战争是“由锤子开始”,主要是Epic的冲锋号角还真是个锤子。

  Epic CEO Tim Sweeney早前就多次在推特表示自己不满于Google Play与Apple Store的平台分发费用,而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在去年的8月14日,Epic在《堡垒之夜》的IOS版本进行了一次更新,新增了“Epic支付”这一付款入口,以20%的优惠来对抗苹果一贯执行的30%抽成。

  苹果方面立刻做出了反应,《堡垒之夜》IOS版很快就被下架。而紧接着,我们就看到了Epic发布的那一则“宣战”视频。

  无论是画面中的老大哥,注视着画面的人群,还是最终砸向画面正中央的铁锤,这一段画面都是在对苹果于1984年发布自己第一台消费级家用电脑Macintosh时的宣传广告的完全“复刻”。只是这一次,画面中代表着“独裁者”的老大哥变成了苹果,而挥舞铁锤的反抗者则变成了《堡垒之夜》中的游戏角色。Epic注入其中的讽刺意味不言而明。

  除了这段渲染正义与公正色彩的视频外,Epic在同一时刻发布了长达65页的起诉书。

  以及在8月13日,Epic平台还免费送出了首发版本的《全面战争:特洛伊》以及若干独立游戏。

  作为宣战者,Epic在前期发动的一系列攻势,颇有一些组合拳的风采,也的确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成效。“#FreeFortnite”话题一度登上社交媒体全球热榜首位,各路吃瓜媒体和吃瓜路人云集。

  不过比起真情实感地开始声讨苹果的人们,有不少网友选择了骑墙当乐子人。当时在“FreeFortnite”这个话题下,有不少网友恶搞的模因图片。

反正哪边输了都是资本家输

  更懂得阅读的看客则开始了自己的小赚一笔环节,在ebay等网站上拍卖已经下载了《堡垒之夜》的苹果手机。

闹剧与八卦

  乐子人们的快乐,直到今年5月才刚刚开始。

  司法诉讼会有较为繁复和专业性质很浓的系列流程,所以即便是这场声势浩大的“世纪之战”,也无法每时每刻都吸引到看客的眼球。但战争的确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首先是陆续进入漩涡中心的新势力。其中微软在8月25日就果断站台Epic,给加州法院提交的证词中,通过列举虚幻引擎对于游戏开发者的支援肯定了Epic给游戏业界发展提供的助力,并以此强调苹果停止对虚幻引擎的支持将会伤害无数游戏开发者和玩家。

当时群友发了上面的图片,配文“阿E,小心背刺”

  而另一位大家熟悉的老朋友——Steam,同样也被苹果拉入了局。基于美国司法程序中的第三方传票规则,作为数字平台竞争对手之一的Steam必须向加州法院提供超过三万款游戏的年度收入、基本信息等销售数据,以此佐证苹果的抽成比例并不会干扰公平竞争。对于只有几百名员工的Valve来说,简直是人在岗位摸,锅从天上来。

某个不知道3的配音演员

  另外,即便是在诉讼期间,Epic也没忘了给《堡垒之夜》继续争取些啥,在去年10月被法院驳回重新上架App Store的申请后,Epic很快就和英伟达勾肩搭背,并通过Geforce Now云服务重现了“在苹果设备上玩儿《堡垒之夜》”这档子事——尽管实际玩的是PC版的云端模式。对于一款对流畅度、画面稳定性要求都不低的竞技游戏而言,具体效果只能说你懂的。

  不过,这些进展要么司法属性盖过了舆论属性,要么都是一些“小风小浪”的周边,对于看客的吸引力并不算强。真正有戏剧性的,还得是今年的庭审环节。

  庭审刚开始,加州法院开设的公共线路就被蜂拥赶来的人们打爆。有童稚声线要求法院“解放《堡垒之夜》(free Fortnite,当时推特热搜第一的话题)”,有人处在嘈杂的场景中,卷带着周围听众的对白,还有播主趁机给自己的频道打广告。这一系列干扰让庭审的前20分钟成为了菜市场时间,直到法院将线路彻底静音。

  而在正式开庭后,人们期待中的“李狗嗨”或“逆转裁判”等作品中唇枪舌战的环节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双方用于攻讦对方而提交的内部文件中,埋藏的各路业界八卦小料。其中包含但不限于:

  任天堂要求自己合作商的员工不得与“反社会势力”或日本黑道有任何的关联;索尼要求开发商在多平台联机功能中嵌入一个名为“kill switch”的程序,使所有的多平台联机互动失效;时任Epic CEO的Tim君曾在2015年给苹果CEO库克发过一封口吻很熟人的邮件,并旁征博引地表达了自己对苹果分成制度的不满,而库克甚至记不得这个学弟到底是哪个活动里认识的。

黑道不行,但黑道游戏还是可以的

  庭审的“演出环节”也挺可乐的。为了表明“人们出行时往往会用智能手机而不是游戏主机打游戏”,Tim还现场示范了一番如何将NS连接到热点上并跑一次线上联机游戏。不过可惜的是,大概由于排练时间不够充裕,这个演示在组装Joy-con的环节就卡了壳。

  而在庭审第二周,进入反击模式的苹果开始打“不利于未成年”牌,先是指责Epic为色情网站itch.io提供接口,紧接着又搬出了《堡垒之夜》的人物Peely,并表示这根形象为香蕉的角色既然有穿着西装的场合,那么当它不穿西装出镜时,就应该被视为是“赤身裸体”的。

  下图为西装革履的Peely和赤身裸体的Peely。

  但比起这些乐子效果拔群的庭审小剧场,这个环节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被呈上公堂的保密文件。老实说,抖了不少有点儿意思的料出来。

  比如其中的一封机密电子邮件,就证实了一则2019年的传言——沃尔玛公司正在开发自己的云游戏服务,且进度很可能比谷歌Stadia还要快。在庭审环节中,这项名为“Project Storm”的云游戏服务被描述为“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允许玩家下载游戏或通过云端串流在本机体验”。很明显,Epic是想要借此讥讽苹果过于封闭的IOS系统。

  在这个环节中,由于双方财报的呈出,《堡垒之夜》的营收数据也再一次进入大众视野。

  根据Epic方提供的财务报表,《堡垒之夜》在2018年和2019年的营收总和达到了91亿美元(2018年58亿美元,2019年37亿美元),远远超过了Epic旗下其他游戏总计1.08亿美元的营收。另一个可作为对比的虚幻引擎,两年间的收入则是2.2亿美元。

  这个有些夸张的营收占比,或许能够解释Epic为什么殚精竭虑、甚至不破不立地想发动战争想要少给苹果“交税”,以及即便在战争当中,依然想要让《堡垒之夜》重返苹果设备,哪怕是以云游戏的形态。虽然在此处加个注释有些多余,但对于我个人而言,比起“正义”与“公平”,这是我更愿意相信的,Epic的开战理由。

未完待续

  不过,Epic并没有满足于目前的判决结果。《堡垒之夜》重返App Store一事依然没有列上章程,且Epic也计划对它所不赞同的部分裁决提出上诉。或许就如Tim在八月末发布的推文所言,他不认同媒体标题所使用的“苹果让步”一语。

  “你给翻译翻译,什么叫做重大让步?”

  什么时候会有二周目,还能不能有这个二周目,现在还不好说。但就结果而言,苹果没有被判定为垄断者,Epic依然精力旺盛,甚至还能给玩家们送《仁王》。除了美国的小学生依然没法在苹果手机上玩儿《堡垒之夜》外,一个似乎大家都没受伤的结局达成了。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