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90后的童年玩具 玩过5种以上的 非富即贵!

2021-09-10 11:15:00 游侠原创:杉果游戏
0

  随着校外培训被整改,以及未成年人玩游戏正式进入“1小时”时代,下面这样的场景大概会越来越常见。

(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删)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真·爷青回。或许我们确实低估了小朋友们找乐子的能力,哪怕重回上世纪80、90年代,多彩童年势必仍旧不会褪色。那时候娱乐方式大多没有互联网庇护,电子游戏也并不常见。于是我们几乎人人身怀“社交NB症”,一个简单的玩具就能供给大半个下午的笑容。今天就让这股怀旧之风带我们回到童年,聊聊那些跨越时光入梦来的经典玩具。

迷你四驱车

  “抬头望望天月亮在笑,低头看看地浪花在跳。”笔者记不清《四驱兄弟》在几岁时闯入了我的世界,但动画中迷你四驱车的绝招至今仍能倒背如流。星马烈、星马豪、土屋博士一行人关于四驱车的冒险,充分解释了什么叫做速度的魅力。

  今天我们了解日本田宫模型公司生产的1:32比例可动赛车模型是四驱车的元祖,但奥迪双钻或许更符合童年记忆。当年笔者用几周的早餐费,换来了一辆黑色版的巨无霸。有一说一,我对前驱车的执念便是那时埋下的。

  迷你四驱车的结构并不复杂,底盘、马达、齿轮、传动轴、轮毂、车胎、车壳几乎就是全部零件,但挂着琳琅满目配件的小卖铺成了年轻人的第一家“改车厂”和“赛车场”。那时没有谁会计算空气动力学,也不在意流线型车身,夸张的龙头凤尾、复杂的滚珠轴承导轮等装备就是身份象征。在那个后驱车占据绝对主流市场的时代,笔者的巨无霸没有赢过哪怕一次较量,但充盈的乐趣并不虚假。看着因为车速过快飞出赛道的四驱车,我甚至还首次产生了对速度的敬畏。

  不知道如今小朋友圈子中是否还有类似玩具,迷你四驱车的升级与改装不仅锻炼动手能力,还是彰显独特理念的赛场,与朋友相约较量也无形中维系了友谊,我还是超级推荐尝试的。那么,你还记得自己的第一辆迷你四驱车吗?

悠悠球

  悠悠球的历史说来源远流长,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五百年,但我相信《火力少年王》才是大多数人热情的源头。尽管后续剧集乏善可陈,但第一部《火力少年王》对青春励志题材的把控,笔者认为甚至不输主流影视剧。

  真人剧集表现力十足,主人公个人魅力与技术并存的设定,着实让无数少男少女为之痴迷,重点展现人物成长历程的讲述方式也做到了老少咸宜。聊回悠悠球,剧集的大热推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幼时笔者所在的三线城市甚至都能时不时听到悠悠球社区比赛的消息,尽管评委大多是小卖部老板、居委会主任等等非专业人士,仍旧刺激了孩子们的好胜心。

  现在回忆起来小时候的各种比赛,我总是扮演了loser角色,但被无情碾碎的结果似乎并没有带来多少负面情绪。或许小朋友时期更多不是想赢,而是不想输。尽管戴着回忆滤镜,但当时高年级的一位女球手几乎满足了酷girl全部要素,某种程度上也打破了我们社区小男生们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

  悠悠球技术显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变强的,熟悉基础30招就要耗费大量精力练习。学业压力是我为自己放弃这个爱好找到的借口,但现在回看,练习悠悠球要求手脑并用,不仅能够锻炼协调能力,还考验即时反应,非常适合小朋友们寓教于乐。

实体卡牌

  前些时候那张拍出天价的青眼白龙,着实将我拉回了初中放课后“兜儿里带副牌,见谁跟谁来”的日子。《游戏王》、武藤游戏、古埃及法老王所构架出的打牌救世界故事,彼时几乎没有人可以抵抗其魅力。

  坦诚说笔者小时候身边就没有一位真正懂规则的老手,所以哪怕是赌上零食的正式对决,我们也靠口胡加村规解决问题。因此“黑暗大法师”体系在我们手里衍生出了千奇百怪的玩法,献祭栗子球可以召唤两个四肢、必须按照手脚头的顺序召唤才能触发特效等等不着边际的效果,致使其成为小圈子里的首批禁卡。笔者没资格说这些玩法是合理的,但必须承认那时酣畅淋漓的对决真切带来过无数快乐。

  除了“竞技”型的游戏王卡牌,小浣熊水浒卡同样是风靡一时的收集品。小浣熊干脆面的味道坦诚说已经毫无印象,但水浒卡的立绘如今仍旧鲜活可见。笔者甚至还听过数个因此衍生出的都市传说,有的说哪位富庶只差一张武松,愿意用豪车交换;有的说水浒卡有塔罗牌效果,可以抽卡算命;甚至还流传过水浒卡幽灵的相关故事,由此可见其究竟掀起了多大的收藏热潮。现在回看小浣熊水浒卡依然可以看到满满诚意,卡面立绘精美,背面还有带有丰富的故事,不难理解当时为何深受大家喜爱。

拓麻歌子、数码暴龙机

  拓麻歌子这个名字或许有些朋友感到陌生,但看图片你一定会记起那抹白月光。

  这是万代(BANDAI)推出的一种掌上电子宠物,当时它在世界范围掀起了一阵养电子宠物的热潮,拓麻歌子的外形通常都是蛋形,所以笔者以往都是叫它“宠物蛋”。但游戏里被饲养的虚拟角色其实不是小鸡,它被设定为来自拓麻歌子星的外星生物。

  记忆里第一次看到拓麻歌子时,我还曾质疑其乐趣所在,乐于分享的女同学被当面浇了盆冷水。很明显无需别人反驳,后来出现的数码暴龙机狠狠给了我一巴掌。这部机器与《数码宝贝》动画作品联动,在拓麻歌子的基础上加入进化和对战等元素。就……无法拒绝,毫不夸张的说当时我吃饭都在想数码兽吃了没。前不久,万代还推出了一款功能更为强大的数码暴龙机生命手环,除饲养电子宠物以外,与市场上的运动手环功能无异。

  养成乐趣显而易见,当我们忙于生活无力支撑现实宠物的开支时,虚拟宠物无疑是一个很好选择,它们无需支付昂贵的饲料开支、饲养门槛低、功能繁多,某种程度上提供了缺失的陪伴感,小朋友们则可以在其中感受到培育的艰辛,或许即使放在今天拓麻歌子仍旧饱含市场竞争力,如果再和万代手里那些知名IP进行一波联名……笑死,怕不是找到了财富密码。

 

任天堂游戏机

  追溯我的电子游戏生涯,老任毫无疑问扮演了领路人的角色。我不确定父亲出差带回的Gameboy掌机是为自己娱乐,还是如他所说的生日礼物。记忆中笔者从未享受过所有权,尽情畅玩同样不存在。或许正是这种“饥饿营销”促使了我对电子游戏的兴趣,但正儿八经接手这台Gameboy还要等到初中。

  《宝可梦 绿》是我独立通关的第一款游戏,期间掌机特有的便携性还带来了被老师没收、请家长、再没收、再请家长等等小插曲。关于这台掌机的历史或许没有再次赘述的必要,它早已成为电子游戏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后来FC的替代品小霸王自然也没从生活里缺席,我浅薄的游戏知识储备有大半要受益于FC游戏的洗礼。幼时对任天堂没什么概念,如今回看老任,能将匠人和科学家特质同时汇聚于一身,着实难能可贵。话说在影视剧里这种角色一定会想方设法统治世界,不过谁知道呢,或许任天堂早就这么做了.....

  好了,今天就聊到这儿。谈起童年玩具,一篇文字难免显得单薄,如果没能提及各位幼时的心头好,记得在评论区分享一下哦。当然,也欢迎留言提出意见和建议,您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大动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杉果游戏”(shanguogame)

分享到: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