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嘲笑的未成年人和他们18岁前的“三小时”

2021-09-01 15:43:06 游侠原创:Naglfar
0

  前天下午,新华社报道称,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了《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

  《通知》针对未成年人过度使用甚至沉迷网络游戏的问题,进一步严格管理措施,坚决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意在切实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具体来说,《通知》规定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其他时间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严格落实网络游戏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要求,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实名注册和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各级出版管理部门要加强对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有关措施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对未严格落实的网络游戏企业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在《通知》发出之后,国内各大游戏厂商马上表示“坚决拥护”的态度,迅速在运营的游戏之中落实了这一规定。一方面,市面上的大多数主流游戏早已对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长进行了限制(比如限制每天游玩时长、登录时间段以及充值额度)并通过摄像头验证等技术保证规定的落实;另一方面,根据一些厂商给出的公开数据,未成年人给游戏带来的营收甚至不到1%,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原神》立即针对这一点发布了游戏公告

  当然,这件事情对于成年玩家来说似乎是毫无影响的——甚至有人改编了那段经典的“现在没人为我说话了”,在结尾处来了个反转,认为限制未成年人进行游戏会优化网络环境。但是对于本来已经被限制游戏时长、常常是“在夹缝中生存”的未成年人来说,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也许是难以承受的。不分寒暑假,也没有法定节假日的时间延长,主流游戏突然对未成年人关上了门,只留下一个定时定量的窗口——可以预见的是,在这个窗口里他们也许还将面对服务器压力导致的网络波动。

Apex英雄似乎也“未能幸免”

  在一些当下流行的手游官博和B站账号评论区,愤怒的未成年人开始口不择言地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其中一些言论显得过于激进和弱智,分不清是真实的愤怒还是别有用心的反串;这些把游戏置于家国之上的不理智讨论被截了图、冠上名,成为最新最in的笑料出现在无数个其乐融融的群聊中。

  成年玩家们把这件事当成乐子,在那些言论下面极尽嘲讽之能事——比如,今天是国服《公主连结:Redive》新一期公会战开始的日子,一公会群在昨晚发表公告,称“请未成年人保证明天自己成年”;又比如,有群聊“紧跟时事、响应政策”,决定同时限制未成年人的群聊时间,做到“全方位把控”。

  很显然,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几款主流手游玩家(以及一些MMORPG玩家)之间爆发的激烈交锋以及这些交锋所产生的糟糕讨论环境被认为“在一定程度上是未成年小鬼的错”。当然,被社群气氛所裹挟、参与到网络战争中的成年人自然也不在少数,但是如今这些未成年人的出离愤怒导致的极端言论无疑把这个群体放到了被谴责的立场上。

  当然,还有更多的“温和派”成年玩家“另辟蹊径”,建议厂商“既然限制了未成年人,不如多搞点我们想看的”。

  不同于常见的网络交锋,人的立场和思想都会发生改变,谁也说不好自己未来会站在哪一边,但是年龄是永远不可能重来的。于是当成年人站到了未成年人的对立面,“等你们……的时候”这句话永远地失效了。

  关于这一点,一条来自B站用户高木_Official的评论“我看到很多成年人在评论区冷嘲热讽,等你们未成年的时候我看谁帮你们说话”由于可笑性极强引起了大量转发;但事实上我认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件事也并非是不可能发生的。

  抛开那个“被老婆要求用儿子身份证注册账号”的凄惨《战双帕弥什》玩家不谈,如果你打开朋友圈看看,就会发现长辈和同龄人对同一项政策的态度是截然相反的。我的一位朋友截图了自己和父亲对同一篇文章的转发,父曰“坚决支持”,子曰“懒政典型”。在和家人讨论这项政策的时候,也常常听到“好!建议成年人也作一下限制”的声音。

  结合前段时间那篇被撤稿的“精神鸦片”(那个时候人们罕见地与《王者荣耀》玩家站在同一边)与那位德高望重的老记者义愤填膺的态度,上一代人“和游戏有关的一切都是不务正业”的认知也许在短时间内根本得不到改变;而新政很显然让它更加根深蒂固了。这项严厉的、有些不分青红皂白的规定的下发提供了一个信号;而在被这个信号所主导的饭桌之上或是卧室之中,你很有可能被“降格”为“未成年人”。

“闻风而动”

  幼稚的情感宣泄令人捧腹,但愤怒本身是真实而纯粹的。虽然言论上多有不合适之处,但我在某种程度上是能够对这种遭遇共情的——谁年轻的时候没讲过几句脑瘫话呢!

  当然,除了普通未成年玩家受到了极大影响,极度依赖青少年职业选手的电子竞技行业也遭到了巨大的冲击。

  据统计,在《王者荣耀》顶级联赛KPL中就有20多位现役首发选手并未年满18周岁,其中就包括一名刚刚在世冠夺桂的选手;而对于选手年龄相对较大的、以《英雄联盟》、《Dota2》、《CS:GO》为代表的其他电竞项目中,稳定的青训体系是俱乐部培养人才、补充新鲜血液的重要途径——由于职业选手的巅峰期相对较短,年龄更小的选手往往受到更多的青睐。

  但是当政策发布后,所有不满18周岁的选手也许都将暂时告别职业赛场。目前各大联赛已经发表申明限制未成年选手上场比赛;其中的一些通过延期的方式给俱乐部调整人员留出时间。

  等待这些选手的是漫长的、18岁前的艰难时光,以及每周3小时的低训练量造成的水平巨幅下滑——当然这些或许都有解决的办法,但是有一点是无可挽回的:我们也许再也看不见某个天才少年在天梯排位中被发掘、最后走上冠军之路的故事了。一个难过的事实是,对于电竞选手来说,18岁也许太晚太晚了。

大量KPL未成年选手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对于一位怀揣电竞梦想的少年来说,除了自身的水平,想要“打出来”也许更重要的是机遇。我采访过许多没能成为电竞选手的人们——他们花了大量的时间练习那款自己擅长的游戏,用了更长的时间的等待来寻找那个让自己一飞冲天的队伍和能产生化学反应的队友。很多时候,阻挡他们的并不是“实力不足”,而仅仅是“运气不好”。

  那么,当游戏开始的时间被设定为18岁的时候,寻找机会的窗口又被大大缩短了——在政策实施之后,一位水平不低的选手在年龄增长、竞技状态下滑之前没有找到合适机会的可能性变得更高,这对于职业选手(尤其是年轻的二线职业选手)来说是令人绝望的。

  不管怎样,在禁止课外补习班、严格限制游戏时长之后,未成年人的空余时间确实是变多了。有人说,孩子们终于有时间出门走走,踢踢球、跑跑步,变得更加健康了;也有人说,关上一扇门其实是给了这一代人新世界的钥匙——他们不得不离开那些主流游戏,上到Steam或是翻到墙外,看一看“不一样的世界”,就像我们当初做过的一样。

还真是

  另一个角度是,也许每周三小时限定的游戏时间会逼迫未成年人把目光从某某峡谷、某某大陆或是什么二次元纸片老婆身上移开,看到许多不一样的色彩——但由于政策而减少了学习压力,降低了学习强度、由于天灾而在线上度过了许多本应在学校度过的时光,跳过了线下交际实践、在网络和游戏的国度横冲直撞、南征北战,最终又被夺走这一权利的孩子们将要面对的,也许是一个从未“减负”的大人的世界。

  这些在今天被嘲笑的未成年人们,需要熬过的大概不仅仅是18岁前的“三小时”。

分享到:
火爆手游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