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亿开发7个月关服,豪门之子樱花革命是怎么死的

2021-04-27 11:54:23 游侠原创:三明
0

  《樱花革命》甚至连它的周年“祭”都没撑到

  在前几天公布了即将在6月30日停服的消息后,这个游戏和它的玩家已经进入了一个主治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只能等待死亡的阶段,版本不再更新,剧情半途而废,所有的活动都已经停了,下一个up角色的卡池甚至直接开到了关服那一天。

  《樱花大战》虽然不能说是大ip,但好歹也是出了5代正统续作,曾经捆绑世嘉主机的第一方老ip,在玩家群体中,它的分量一点都不轻。

  2009年法米通办的最希望出续作投票中,《樱花大战》是第一,2016年世嘉自己办的“最期待复活IP”投票活动,《樱花大战》还是第一。

▲而世嘉在2019年做出了口碑和销量都不尽如人意的《新樱花大战》

  对于这个老IP的回归,我们也能看到世嘉的野心,推出之前,就有业内人士爆料这款手游加上制作和宣发的成本在30亿日元左右,这已经比很多2,3线厂商开发单机游戏的费用都高了,它的待遇也是正传级别的,世嘉还专门为它做了一集OVA动画进行宣传。

  《樱花革命》的出生自带了“豪门光环”,只是没想到它真的变成了地主家的傻儿子。

  去年12月15日上线,《樱花革命》的首月收入大概为7370万日元,当月排名是215名,到了今年,一个季度的收益不过1亿日元,大概在450-700左右名徘徊,本来我觉得一个手游都能有30亿日元的开发预算,属实有点吹牛了,但看到世嘉这么急着关服止损,倒开始有些相信了。

  可能你并不清楚这一组数字代表什么含义,一般我们会这样形容它在商业上取得的成绩—大暴死

  同是世嘉出品的手游,去年9月开服,现在排名在200的《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失落回忆》,在刚推出时在排行榜上大概是20-30名。

  不得不说,《樱花革命》本来是有成功机会的,或者说同行和本社的其他作品都快把作业放在世嘉面前让它抄了。

  《樱花大战》整个系列一共超过20名可攻略的女主角,总出场人物超过50名,故事设定里的华击团满世界都有,正式登场的却不到10个,既有角色数量完全可以搞个乱炖全明星,庞大的原有世界观还能拓展出不少新的原创人物。

  到了元旦搞个和服限定,夏天再来个泳装限定,圣诞节再来个圣诞装限定,就可以在讨好老粉丝的同时,吸引到新的萌二玩家入坑。

  可以说是多亏了广井王子原案的优秀,《樱花革命》本来有着天胡开局。

  只不过它太激进了,它并不想承认自己是那个接受父辈荫蔽的后来者,说得更严重点,《樱花革命》甚至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樱花大战IP改编的手游

▲所以和商业上取得的“成绩”比起来,《樱花革命》的口碑不遑多让

  可能是世嘉也意识到了,把20年前的《樱花大战》,原汁原味地搬到手机平台上,是没有出路的。当年还算时髦的光武机设,放到现在已经相当过时,甚至被很多人嘲讽是“电饭煲”,而且明明抽到的是美少女,但游戏里操作得却是一坨铁疙瘩,没准还得担个封面欺诈的恶名。

  所以正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樱花大战》在手游上展开了一次大革命。

  首先光武设定被废除了,少女们战斗需要穿名为“灵子甲胄”的装甲,站在玩家氪金体验的角度上,把头露出来,至少大家能看到自己抽到的“老婆”长什么样子,不过灵子甲胄的造型就有点一言难尽了。

  为了能让灵子甲胄设定更加自然,这一作的故事时间线还被放在了原作的85年后,才赋予了光武退役的正当理由。但这也意味着原作的角色无法通过正常方式加入到《樱花革命》中。不过我也很佩服世嘉的硬气,直到游戏快死了,他也没因为流水太低,而让原作人物回归拉人气。

▲游戏中能看出点原作影子的恐怕只剩下真宫寺樱的“精神续作”咲良抚子,但她是不可入队的NPC

  要知道就算是被老玩家诟病,半年卖了20万套的续作《新樱花大战》,也只敢把时间线放在5代的12年后,甚至还需要历代高人气角色神琦堇站台,才勉强挽回了点老玩家的口碑。

  我们也可以理解为在对藤岛康介的人设进行了大换血之后,原本有着浓厚赛璐珞风格的老角色确实不适合回归了,但《樱花革命》的新人设也并没有像1996年真宫寺樱登场后,大家能高呼“我的女神”,看到声优横山智佐在广告中被假面骑士一号搂着的时候还会非常有被NTR的代入感。

  封面担当咲良しの除了衣服能看出是女主,就没有一点樱花大战的味儿了(怪不得在名字里也不敢加“sakura”了),反而有点像某音某手上一刷一大片的“精神小妹”的既视感。其他角色更是平平无奇,没有了原作的情怀加成,很多玩家把气都撒在这些角色身上。

  在一开始运营的时候,日本玩家就给《樱花革命》取了个相当具有侮辱性的外号“丑女大战”,又因为游戏剧情是围绕着日本岛展开的,也有人叫它“全国丑女收集”。

  这意味着每次开新角色的池子,《樱花革命》都很难让人心甘情愿点下充值键

  更作死的是,在当时为了预热游戏,世嘉还推出过一个名为“B.L.A.C.K”的企划项目,这是一个展开唱歌、舞蹈、演歌等演艺事业的战姬女团,明确说明了她们会在《樱花革命》中登场。

  至少在颜值上,“B.L.A.C.K”还挺对玩家胃口的,没有老角色回归,有这样的新角色登场,那时候大家也觉得能勉强接受。

  结果在游戏开始运营后,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B.L.A.C.K”是敌方势力,还是就算建模、技能、必杀演出都做好了,可直到游戏都要停服了,依然无法加入我方阵营成为可操作角色的那种。

▲和少前的铁血方人形最终都是二五仔能入队一样,“B.L.A.C.K”肯定也有洗白进池子的希望,只不过《樱花革命》并没有前者那么能“苟”

  而在日本可信度非常高的周刊Business Journal的爆料中,根据DW的内鬼社员说法,其实《樱花革命》staff表上的制作人挂的是虚职,开发团队中真正掌握话语权的是辣个男人。

  《情热传说》的制作人马场英雄。

▲马场英雄,我“真正的伙伴”

  那时候,在宣传阶段《情热传说》担当c位的是公主艾莉夏,还有主角史雷,所以大家都以为这是新的传说cp组(传说历代就有官配cp的传统)。

  结果游戏发售后,艾莉夏在剧情1/3不到就离队而且之后都没有回归,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宣传中根本没有出现过的女人罗洁,你的队友还会和你说艾莉夏的灵应力太低了配不上你,只有罗洁才是你真正的伙伴。

▲在艾莉夏的后日谈剧情中,甚至还有和罗洁撕逼谁才是真正的伙伴,又给这个梗添了一把火

  爆料本身就是捕风捉影,但联想到马场一路毁游戏的经历,反而提升了不少《樱花革命》被毁在马场手上的可信度。

  所以,在去除了原作的精华,加入了不少糟粕后,《樱花革命》这波啊,既彻底背叛了系列老玩家,也没法吸引新人入坑

  或者,我想用更加YYGQ的话来吐槽它—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DW不会真的以为《FGO》能赚这么多钱,是因为自己游戏做得好玩吧?

  世嘉是Fate街机的运营商,DW是手游《FGO》的开发商,但我是没想到,他们联合在一起后,真的敢做出了一个樱花大战版的《FGO》。

  还是不能说非常相似,只能说一模一样的那种。

  其实光看角色界面大家应该就心里有数了,属性克制、角色+礼装的设定和UI排布几乎和《FGO》是一样的。

  每个角色的技能(主动),个性(被动),必杀技对应FGO的固有技能,职阶技能和宝具,随着角色养成灵子进化,会解锁新的技能和个性,也会开放更高的等级。

▲每个角色可以额外强化1000点的属性,《樱花革命》在数值上都有照搬《FGO》的嫌疑

  在角色养成玩法上,《樱花革命》有灵力进化(提升等级)、灵力强化(解放等级)、技能强化、必杀攻击强化4种方式,升级的方式和《FGO》也完全一致,材料也是通过刷各种材料副本获取的,高级材料的爆率也一如既往地低得发指。

  对了,《FGO》的宝具总共只有5级,把角色突破的满宝具的途径是抽5个角色,而《樱花革命》的必杀上限是10级,升级的方法和《FGO》一样,上限变成了10宝,不过《FGO》抽到5星卡的概率是1%而《樱花革命》的是3%,但依然没有保底。

  战斗系统实际上也差不多,红卡加攻,蓝卡加NP,绿卡加暴击的基本机制并没有改变,只不过《FGO》的战斗是凑对子,《樱花革命》的战斗加入了攻击距离设定后,需要考虑站位。DW在《樱花革命》上做得唯一一件人事,应该是加入了自动战斗、跳过必杀技演出的功能,这么看,《樱花革命》完全可以说是次世代的“FGO”了。

▲看来DW这几年也不是全然没有长进的(指骗氪和挂机)。

  但无数事实也在证明,《FGO》的成功很难复制,至少别的厂商就别来钻这个死胡同了。

  人家能成功,那是因为背后有号称“十万月厨,百万王厨”的玩家群体在当大金主,事实上《FGO》也确实不吝啬于榨干呆毛王的全部价值。

▲毕竟,那像我者亡,学我者死,抄我者暴死,《FGO》这套魔咒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前面也提到了《樱花革命》在推出后,基本把老粉丝和新玩家都得罪了,5年前玩法就有些过时的FGO套皮,并没有赋予曾经的老大哥同年轻后备们逐鹿手游市场的能力,反而让不少已经退坑《FGO》的玩家,回忆起了被游戏强制捆绑,只能手动点点点在活动中搬砖的痛苦。

  所以就和大部分生命周期不超过半年的手游一样,《樱花革命》因为不好玩,又不媚宅,毫无竞争力的它,很自然地死了。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