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让梵高 莫奈倾倒的传奇男人也被拍成动画了

2020-11-21 13:47:12 游侠原创:阿正
0

  “如果上天多给我十年……再多五年也好,我便能成为真正的画家了。”

  一位晚年自称“画狂老人卍”的日本画家临死前如是说道。

  除了“画狂老人卍”这个略中二的称号外,他还有一个由于为人熟知而显得异常响亮的名字——葛饰北斋。

  其作品,《神奈川冲 浪里》《凯风快晴》等无不名噪古今。

  特别是上面这幅《神奈川冲浪里》因为过于经典,没有逃掉被后人魔改的命运。

  既然画的是浪,那就一“浪”到底吧。

  不仅如此,葛饰北斋的浮世绘风格还给西方印象派带去了深刻的影响。

  大师如莫奈、梵高等,都是葛饰北斋的小迷弟,作画技巧受到北斋颇多启发。

  以至于有人将《神奈川冲浪里》与《星空》两者P到一起,发现竟毫无违和感。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动画,是一部从北斋女儿葛饰应为(原名阿荣)的视角,对幕末浮世绘画家与平民百态进行描摹的动画。

  无论是浮世绘小白,还是江户文化爱好者,都能够从这部融合了科普性、日常性和奇幻性的动画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兴奋点。

  它,就是2015年上映的动画电影——

《百日红》

01

  俗话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说的是一个人的一生不会始终一帆风顺,额,除非你是千年难得一遇的挂逼。

  而事实上,有一种花也叫“百日红”。

它就是紫薇↓

  不好意思,放错了,是这张↓

  百日红(一种植物),在这部同名动画中屡次出镜。

  女主阿荣形容它是“肆意怒放,灼灼凋零”。

  伴随着百日红的荣枯,人世间亦一轮接一轮地上演着悲欢离合的剧本。

  浮世绘,是盛行于日本江户时代的一种独特的绘画形式。

  其中,“浮世”与“憂き世”(忧世)的日文发音相同,因此“浮世”最初含有“忧世界之苦”的意思。

  后来受汉语“浮生”一词的影响,又多了一层世事无常的含义。

  动画开头展现了江户时期以两国桥为中心的众生像:来来往往的行人、船只,给人的感觉莫名像是看到了一幅动态的《清明上河图》。

  紧接着,猛的一个拉镜头,繁荣的江户全景就在观众眼底铺陈开来。

02

  动画的主要人物之一,葛饰北斋自然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但他又与普通人不大一样。

  他既是浮世的参与者,也是浮世的记录者。

  从风景画、庶民画、花魁画,到鬼怪图乃至春宫图,无一不画,无画不精。

  女儿阿荣唤他“怪老头儿”。

  只见他一会儿在120张榻榻米那般大的纸上奔走,挥洒就一巨幅达摩像;

  一会儿又用笔在一粒米上勾画出俩栩栩如生的麻雀,引得吃瓜群众连连称奇。

  每当提起这位老父亲,阿荣的脸上就会浮现出苦涩的微笑——

  论绘画画技,没什么人比得上北斋;

  而论邋遢程度,北斋也是首屈一指。

  自与老婆分居以来,他在家里就从不做饭和打扫,实在脏乱不堪了,就索性搬到别处去。

  这一点并非动画作者凭空捏造。

  历史上的葛饰北斋搬家次数多达90多次,堪称平平无奇的搬家小能手。

  世上难得两全事,北斋在画画上倾注了几乎全部的心血,其家人受到的冷遇可想而知。

  动画《百日红》中,艺术和亲情两条线相互交织,动画的节奏就在两者的冲突与和解里不断地起起伏伏。

03

  与一般动画相比,《百日红》的结构显得较为松散。它没有“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式的层层推进,而是由一个个小故事串联而成。

  在总体平静的日常刻画中,却有两个小故事带有突出的奇幻色彩。

  一个故事讲的是吉原花魁小夜衣的头,在天明时分会突然离身而去,把客人吓了个半死。

  很多人以为只是客人晚上做了噩梦,然而北斋相信这是鬼怪在作怪,并带着女儿阿荣和徒弟目睹了这一盛况。

  另一个小故事讲阿荣应邀,为一大户人家画了一幅挂在墙上的地狱画,据说这么做可以洗清户主过往的罪孽,祈求来世的安乐。

  作为名画师的女儿,阿荣的画技非常出色,很多时候不输北斋。

  拿到地狱画成品的户主赞叹不已,将其奉若至宝。

  但很快画就出现了问题。

  这家的夫人经常能够听到画上传出的悲鸣声,看到鬼怪爬出来的可怕幻象。

  户主虽然猜到可能是画在作祟,但一想到这幅画画得这样好,就又舍不得出手。

  北斋找来阿荣之前的草图一看,一下子就get到了前因后果,语气平静地对阿荣说道:

  “我就猜想一定是这么回事。你的画总是只懂得开头,却不懂好好收尾。”

  说完,他们连夜赶往那户人家,由北斋亲自给画收尾——在一众小鬼中间添上了一尊菩萨像。

  果不其然,这幅地狱画在此之后真的再也没有作祟过。

04

  阿荣是动画《百日红》的核心人物,除了葛饰北斋外,其他包括鱼屋北溪、歌川国直等在内一系列画师,都是通过阿荣之眼呈现的,也都和她有着情感纠葛。

  阿荣继承了父亲固执要强的性格,经常去挑战不同类型的绘画题材。

  旁人在得知她一个没嫁人的大姑娘居然在画春宫图时,无不感到诧异和不解,并吐槽北斋这个做爹的过分了。

  事实上,在春宫图的绘画上,阿荣遇到了瓶颈。

  按画商的说法,阿荣的春宫图画得太过郑重其事了。

  这一平日里的优点遭遇春宫图后,反倒成了败笔。

  反而是另一个画技不如阿荣万分之一的小画师,画的人物看着头大脚细,放在春宫图里,却平添了几分妙不可言的韵味,能抓住人心。

  心大如阿荣,听了画商这一番话后,为了画出魅惑人心的春宫图,径直去花柳巷找了一名花魁打扮的男妓取经。

  画面一度少儿不宜_(:з」∠)_

  动画中还有很多关于如何作画的论说。

  歌川国直告诉阿荣,光用笔是画不好龙的,光在脑中酝酿也行不通。

  画师需要的是静心屏气地等待,等飞龙降临人世。

  在降临的那一刻,一气呵成地运笔画下。

  说完,他还特意补充道,这不是自己编撰的,是中国那边传来的故事。

  总体来说,《百日红》是一部平淡而又不乏惊喜的动画作品,对绘画艺术的讨论和人类情感的刻画都非常细致。

  阿荣与瞎眼的妹妹阿犹之间的感情就非常令人动容。

  两人泛舟的情景被别出心裁地融进了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画作里。

  花无百日红。

  在一个个人去世的同时,时代也在发生更迭。

  当动画末尾打出“武士时代落幕,明治政府成立”的小字时,想来观众心中也会不由地生出落寞之感。

  好在还有像保存下来的浮世绘这样的作品能让我们抚今追昔,与过去的生活产生连接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阿正说动漫”(azhengshuo)

分享到:
精品手游推荐
精品手游推荐

APP精彩推荐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下载APP可查看更多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