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患病玩家过世后 艾泽拉斯证明他曾存在

2019-03-14 15:20 来源:4gamers

  如果早在我们出生前DNA便决定了我们的命运,你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写下自己的故事?如果你所剩的时间有限,你会用什么样的方式留下自己的传奇?Robert Steen,一位来自挪威的56岁父亲,在自己儿子的葬礼中,见证了他儿子人生最后十年在《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所留下来的精彩人生。

  近日挪威媒体NRK报道了一则关于一位失能症玩家的故事,该篇故事经BBC转载报道,一位来自挪威的《魔兽世界》玩家Mats Steen因先天性的罕见疾病在2014年过世,年仅25岁。然而,就在他的葬礼举行时,他的父母遇见了一群来自欧洲各地的陌生人前来哀悼。

  他们全都是Mats Steen在《魔兽世界》里的公会战友或好友。

谁是“Ibelin”?

  2014年末,Robert与Trude两夫妻在挪威一个教堂公墓里,为自己那多年过着与外界隔绝,只花时间在网络游戏的失能症儿子Mats Steen举行丧礼。Robert在向记者描述这段故事时,还提及了他过去很担心Mats总是玩游戏玩到三更半夜。

  Robert Steen:“回想起来,我认为我们当初应该去了解游戏的世界,因为他花了这么多时间。正因为没这么做,我们才错失了以为不曾有过的机会。”

  然而,就在教堂现场,除了亲属以及一些认识Mats的看护中心人员外,Robert与Trude才发现有一群他们不熟悉的陌生人。由于Mats在离世前多年几乎没离开过自家的地下室房间,因此葬礼上出现一群陌生人确实有点奇怪。

  虽说是陌生人,事实上,Mats本人也从未跟这些人在现实碰过面。

  更令人好奇的是,他们悼念的对像似乎不是亲属所认为的Mats本人,这些人悼念的是一位名叫“伊贝林”(Ibelin)的贵族,一位花花公子,一位侦探。有一些人来自附近区域,而有些人则是从远方赶来参加葬礼。他们同样都为Mats流下不舍的泪水。

DNA决定了他的命运

  1993年,年仅4岁的Mats在庆生照片上开心的笑着,过几年后,他确诊罹患“杜兴氏肌肉营养不良症”(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一种会造成肌肉退化的罕见疾病。再过几年,他将会全身肌肉萎缩,终至无法行走。

  Robert与Trud 渐渐发现,Mats经常会从荡秋千上摔落,而他喜欢溜滑梯,但却看到Mats不寻常地用膝盖撑起自己的身体,而Mats也从不跟其他小孩赛跑。当确定Mats罹患DMD后,医生遗憾地告诉两夫妻,这类病患很少能活超过20岁。

  Robert Steen:“但Mats成功活到25岁了。”

  Robert尝试接受残酷的现实,接受自己的儿子将无法过所谓的“正常生活”,并且将会英年早逝,来不及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任何痕迹。

  结果他们错了。

《魔兽世界》的冒险

  这里再次引述Vicky Schaubert记者的话,如果早在我们出生前DNA便决定了我们的命运,你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写下自己的故事?

  Mats找到了自己的方式。

  为了Mats的日后生活,他们举家搬到兰胡斯(Langhus)小镇,那在那里有着方便轮椅人士适合生活的设施。为了让Mats打发时间,Robert也买过Gameboy给Mats在课余时间玩乐。不过,Robert却思考着当其他同学都在户外运动时,Mats是否也想过在自己的闲暇时间做点事呢?

  于是,Robert将自己的计算机密码交给Mats,也开启了这位11岁小男孩的全新世界。

  “在他生命的最后10年里,”Robert在他的悼词中说道:“他花了15000至20000小时在玩游戏。这相当超过10年的全职工作工时。”

  当然,Mats沉迷于游戏的行为也引起Robert的担忧,Schaubert记者说得好,Mats是一位玩家(Gamer),而玩家通常是不懂早睡早起这回事。

  那Mats在游戏里玩些什么呢?在《魔兽世界》里,他不是Mats,他名叫Ibelin Redmoore,有时又叫作Jerome Walker(分身角色)。

  Mats在记事里写道:“Jerome与Ibelin是我衍生的存在,他们代表着不同面向的我。”

  那个世界叫作艾泽拉斯,一个广大无边且多采多姿的世界,有着大陆与神秘岛屿,有王国与部落的领地。在这个世界,Mats能像常人一样,并且和他相遇的伙伴,展开属于他们的冒险。

  不过,当时作为父亲的Robert无法理解。

  “当我白天经过Mats的地下室时,窗帘是关上的。我记得当时感到很悲伤。”Robert表示:“不,当时我这么想着。他的一天都还没开始运转。”我当时是因为觉得他的世界是如此受限而感到悲伤。

  不明白游戏世界的Robert,还以为游戏只是单纯的虚拟比赛,打中什么,然后得分,如此而已。

  “我们不懂为什么Mats说晚上要上线对他而言有多重要,当然,如果那些人不在白天玩游戏的话,那一定是在他们下班或放学的时候才玩。”Robert向记者说道:“我们了解这一切时,是他过世之后的事。直到那之前,我们还是希望他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晚上11点睡觉。”

“Ibelin”与“Rumour”

  现年28岁,来自荷兰的Lisette Roovers,是Mats在游戏中非常亲密的游戏好友,她当时也出席了Mats的葬礼。15岁时她在游戏里认识了16岁的Mats,或者应该说,“Rumour”(Lisette的角色ID)在当时认识了Ibelin。

  Lisette:“我认识Mats很多年了。他过世时令我感到震惊,并且改变了我。”

  Lisette描述自己是在闪金镇与Mats结缘,当时她正想寻找一起玩Role Playing的伙伴,这是在国外《魔兽世界》某些玩家喜爱的一种角色扮演玩法。玩家必须为自己的人物设定性格,并且依照游戏故事作出符合游戏背景的发言。

  在Mats的博客里,有一篇名叫Love的文章,描述了他与Lisette相遇的记忆。

  Mats:在这个世界里,一位女孩不会看到轮椅或者其他不同的东西。她们会通过一个方便置入的英俊、强壮的角色来认识我的灵魂、心灵和思想。幸运的是,在这虚拟世界中的每个角色看起来都很棒。

  除了游戏世界,Lisette也表示自己和Mats会通信交流一些想法,两人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不过,偶尔两人也会有意见相左的时候,这一切都是因为Lisette不认识真实世界的Mats。

  Lisette:他曾写道,他讨厌雪。我写道,我喜欢雪。我当时不明白他是因为坐轮椅才讨厌雪。但我不知道。

  青少年沉迷游戏的问题同样困扰着Lisette的双亲,他们开始不让Lisette玩游戏,但Mats却依然想尽办法用各种管道与Lisette联系。

  Lisette:他甚至写了一封正经八百的信给我的父母,他试图帮助他们理解游戏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还保存了这封信。

  这些事,Mats的爸妈也都明白,自己的儿子在写信给一位叫Lisette 的女孩。

  Robert:Mats谈到了这些游戏角色,他告诉我们关于Rumour的事等等,但我们并没有多想太多。她,Lisette,会寄礼物送Mats,甚至是生日的时候也送。我们认为很感人,我们也会故意逗Mats,他会脸红,真的是脸红。

  因为那些礼物,所以我们认为Lisette真的是他的朋友。你懂得,这是真正友谊的确实证明。不过我们没有像他一样称呼他的朋友。我们都统一称他们为游戏角色(avatars)。我们对友谊的看法非常传统。

“星光”公会

  在《魔兽世界》里,Mats也有自己的公会,名叫“星光”(Starlight)。根据Robert事后学习游戏世界的知识后向记者说明,要加入该公会需要内部人员的推荐,并且接受一两个月的试炼来证明自己才能加入。

  该公会在《魔兽世界》欧洲服务器里已创立满12年,至今仍在活跃当中。Kai Simon,现年40岁,角色名称Nomine,正是星光公会的会长。自2014年后每到Mats的逝日当天,他们都会召集伙伴举行追思会。[page]

  去年,Kai Simon在追思会上提及Ibelin Redmoore(也就是Mats),向大家表明要记得Ibelin是个很会奔跑与游泳的伙伴。

  Kai Simon:Ibelin是一位奔跑者。对他而言,能够奔跑这件事意义重大,而能与其他人并肩而行(跑),一同分享这世界的体验,同样对他意义重大。

好友的愧疚

  报道中,记者Schaubert写道,在Mats 24岁时曾在双亲外出旅行时,于自己的地下室内写下一篇博客日记,标题名为“我的出口”,他写到了自己在艾泽拉斯的生活。

  在这里我没有阻碍,我没有枷锁,我能成为任何我想成为的人。在这里,我像一般人一样正常。

  -截录自Mats博客日记

  Lisette记得自己在阅读这些文字时感到不知所措,并且感到愧疚且良心不安,因为她曾多次挑逗Mats 的情感却毫不在意。

  Lisette:然后我便想,“从现在开始,我是否必须对他做出不一样的行为?”但后来我决定照以前的方式对待他。因为在他博客中写道的,这就是他想要的。

他很幸运

  在《魔兽世界》里她叫Chit,是一位来自英国的65岁老玩家,Anne Hamill,也是一位退休的心理学家。和Lisette与Kai Simon一样,她一样是星光公会的成员。Anne表示星光公会经常对那些在现实世界遭遇挫折的人伸出援手,这一点相当令人欣赏。

  因为我们看待彼此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所以在星光公会里很有安全感。即使是那些把自己视为局外人的人。

  在线游戏是人们建立友谊的绝佳舞台。我们不会依照刻板印象来认识彼此。它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了解自己是否喜欢某人,一般来说只有在揭示我们的年龄、性别、残疾或肤色时我们才能了解这种感觉。

  Anne:我认为Mats很幸运能跟我们在同一个时间点相遇,技术上来说,在星光公会底下,他是一个重要的成员。如果他早15年前出生,他可能找不到这样的社群。

他很重要

  就在Mats过世的半年前,他有十天没有登入《魔兽世界》,这对Anne而言印象深刻,因为她说Mats永远都在在线,当你需要找人玩耍或聊天时,他都会在。最后Mats终于再次登入后向朋友坦承自己因为住院的关系,让Anne决心把心里话说出来。

  Anne :Mats,如果发生某些事情,你必须让某人能够与我们联系。就算你自己无法给我们留言,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状况。

  Anne:你对我们很重要。

  就在Anne说完这句话后,Mats向Anne坦承了一切。

  Mats:你会这么说是因为你已经知道我是坐轮椅的人。

  Anne进一步向Mats解释她一点也不知情,还说:“你对公会很重要。你是一个很棒的倾听者。在星光里你一直是能帮助他人提升自己的人。”

存在的证明

  2014年11月的某一天,Mats在医院病逝了,他的父母甚至来不及见他最后一面。

  Robert回到家中,接受邻居与亲人的探访,他们都哭了。随后,Robert才开始思考要向谁通知Mats 过世的消息。他想到了自己儿子在游戏世界里的那群“角色”。

  Robert:在Mats走之前,我从来没想过我会需要他的密码。

  所幸,Robert想起Mats有在写博客,还曾给过自己密码,才慢慢回想并取得Mats的密码。

  Robert:如果你不认识孩子们在在线认识的朋友,你也无法理解这些人在你的孩子心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Robert:和你的孩子沟通,让孩子告诉你如何跟他的在线好友联系,这样才能在有需要的时候通知到他们。不然,他的朋友可能会永远四处寻找他,永远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Robert一边流泪,一边在博客写下了Mats过世的消息,然后发布文章。他没有预期谁会回应,但很快的,他便收到来自星光公会的成员许多回复。

  他超越了他的身体界限,并丰富了全世界人的生命。

  Mats 的过世让我非常难受。我无法形容我有多么想念他。

  我从不认为星光公会能有一个人成为核心的存在,但如果有的话,那肯定是他。

  随着Robert一边读每一封寄来的E-mail,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儿子在这十年来活过的证明,他在艾泽拉斯的伙伴们永远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精采人生。

  “一整个社群,一小群的人们突然成形了。”Robert说道:“它的规模是我们压根不知道的存在。随着越来越多的电子邮件寄来,他们证明了Mats存在的意义。”

Lisette曾画给Mats的涂鸦,画中是Ibelin搂着Rumour(图片来源:BBC)

最后的告别

  当星光公会得知Mats的消息后,在会长Kai Simon的号召下,公会成员发起集资,让那些没有旅费的人能够飞往挪威参加Mats的葬礼。从荷兰飞来的Lisette,从英国前来的Anne,从芬兰赶来的Janina,以及从丹麦飞来的Rikke,都来送自己的好友最后一程。

  虽然我们聚集在此,不过在荷兰有一间教室里正为Mats点燃蜡烛,在爱尔兰的呼叫中心也有一根点燃的蜡烛,在瑞典的一间图书馆也有一盏烛台,有人在芬兰一间漂亮的客厅里纪念着他,在丹麦市政办公室,以及在英国的许多地方。整个欧洲,缅怀Mats的人都比这里所有的人还要多。

  星光公会会长Kai Simon致词:

  我在一个世界里与Mats相遇,在这个世界里不会区分你是谁,不会管你拥有什么样的身体,或者你在键盘后面的现实是如何。

  在那里,重要的是你选择的成为什么样的人,以及你如何对待他人。真正重要的是这里(指着头部),还有这里(指着心)。

  Robert最终明白,自己的儿子最后人生的十年,在一个他不知道的世界,一个名叫艾泽拉斯的大陆上,留下一段精采的冒险与记忆。常言道,“被遗忘,才是真正的死亡。”在Mats的故事,我们看见了他对生命的渴望,而他依然活在星光公会成员们的心中。

  在Mats的博客,有一篇文章关于他坐在椅子前看了大半辈子的电脑屏幕,他写道:

这不是屏幕,这是一个能够让你前往心之所向的通道。

  由生至死,我们都是Gamer。

打开游侠APP查看更多精彩
精品手游推荐
大话西游 BT新塔防三国 三国游侠 梦幻模拟战
精品手游推荐
大军师H5 X战娘2BT 新世代 大航海之路
分享到:

APP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