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游理:这款游戏在发售前就已经得罪了一大批粉丝

2019-01-04 16:47 游侠原创:刹那·F·赛耶

  今天要说的,是一款众筹资金制作的独立游戏。

  “众筹”这个字眼一旦被套在游戏业界,很多情况下都不会是个好词儿。君不见《莎木3》制作人铃木裕,豪迈众筹700万美刀,最终端出一份让人梦回十年前的画面;君不见《星际公民》,顶着“众筹之王”的桂冠各种画饼卖手办,直到最近公布一波“开发状态良好”,定睛一看宣布的是2020年第二季度“开放测试”……

  而今天我们要说的这款众筹之作《吞食孔明传》就更厉害了:2006年立案、辗转制作10年。自17年年初开启众筹,历经多次跳票后终于确定发售档期。颠颠簸簸的这么多年里,制作团队多番神奇操作成功引得当初参与众筹的几千玩家纷纷由粉转黑,可以说出师未捷,人品就已经败光——单凭跳票可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跳票多次终于将要发售的《吞食孔明传》(游戏官网

  我有充分理由认为《吞食孔明传》抵达如今的自在化境,和自己的原因也脱不开干系。这款曾经号称要“满血复活的童年记忆”的野心之作,怎么会让它的粉丝们如此不满?这一切还得慢慢道来。

众筹始末

  “我们用五年时间,复活你最初的游戏记忆”。

  这句话是《吞食孔明传》开发团队喊出的口号,但这款游戏自萌芽到现在的结出果实,耗费的并不止一个五年。

  早在2006年,团队的两位成员“晴”和“秀”就决定着手将红白机时代的《吞食天地》进行PC版的致敬复刻。这样一款诞生于FC时代后期,成为许多已近中年的玩家心中最珍贵的那盘“一合一”磁带的经典系列的同人重制正好赶上当时同人创作的热潮,尽管当时建组的两人完全是游戏开发领域的门外汉,但也依然获得了众多同人创作圈内同好的支援。最终于2011年,他们推出了《吞食孔明传》,不对,当时还叫做《吞食天地2nd》的初版demo。这个demo只包含了一个章节,但它无疑传达给了系列粉丝和怀旧游戏爱好者们一个强烈的信号:

  在做了

  我们在做了……

  已经在做了。

▲《吞食天地2nd》的历代版本

  美术水准粗糙、音乐几乎没有,音效也都采用素材库免费素材,前几个版本的《吞食天地2nd》几乎就是你记忆里存留下来的早期同人游戏的模样。但两位制作者一步一个脚印,竟然就这么走了过来。

  自2011初版demo发布后,《吞食天地2nd》又进行了若干次版本更替,小小团队的两名成员也从昔日的热血单身汉变为了家庭的主心骨。自己可以自由掌控的业余时间越来越少,一面是多次尝试还找不准方向的梦想,一面是迫在眉睫的生活压力,在这种局面下,《吞食天地2nd》团队的二人作出了一个最现实的决定:商业化。《吞食天地2nd》被改名为《吞食孔明传》,并且注册了相关商标,发布微博的次月23号,也就是2017年1月23日,本作就登录了steam青睐之光,并在摩点网发起了众筹。

  玩家是单纯的,在2017年的游戏玩家圈子里,大家也早已懂得自主开发游戏的不易。从众筹金额我们就可以看出开发团队的亦步亦趋,但他们应该也没有想到,在不到一个月的众筹期里,《吞食孔明传》获得了接近十倍于众筹金额的成绩。

  一面是坚持十年后终于决定踏出崭新步伐的开发团队,一面是众志成舟身体力行承托着自己和团队游戏情怀的玩家。但步入商业化,也就意味着游戏不再是“为爱还原”的同人创作游戏,而是一件必须接受多方考量的商品。这其中的差异和许多相关事宜,也是晴秀二人当初没有预计到的。

版权纠纷

  同人创作不牵扯盈利,但涉及到商业化作品的转型,版权就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在《吞食天地2nd》的同人创作时代,团队成员之一的晴天曾经找过不少音乐制作人来为游戏量身定制BGM。或许是时间对不上,或许是价格协商出现问题,他一直没能找到最合适的合作对象——直到与同为《吞食天地》系列爱好者、也同为独立游戏制作人的GMRemix-江城子接洽。

  后者深知独立开发游戏的不易,出于一份惺惺相惜,也发自真心地想要支持这个游戏,2016年9月,江城子承诺免费为《吞食天地2nd》制作了25首Remix音乐。当时二人的交谈语境里,《吞食天地2nd》会是一款免费发布的同人游戏,并未提及到商业化的部分。在开启众筹、更名为《吞食孔明传》后,江城子自然深感自己被欺骗,也没有得到“创作者应该得到的尊重”,再加上对其登陆steam并不表示看好,便决定立刻宣布终止与晴天团队的合作。

▲江城子在知乎上对于《吞食孔明传》音乐相关问题回答的截图

  音乐版权上与制作人产生的纠纷无疑给《吞食孔明传》的前行之路铺上了一层火药,将其引燃的,则是伴随着游戏不断跳票和立绘涉嫌抄袭调换PSP游戏《三国将星传:中原之霸者》而来的质疑。这一套组合拳就这么厚实地砸在了紧锣密鼓进行着后续开发工作的团队成员脸上。

  一路作为木舟承托着晴秀前进的玩家,也化作了质疑的主力军。但是这事儿换谁谁不生气啊?你说你同人制作周期久,我笑笑见你说一句有生之年;但你开始众筹了,拿到钱了,还在跳票不说,音乐立绘都被爆出来有问题,那我的钱不是丢水里了吗?

  在这里我有必要阐述清楚自己的观点:《吞食孔明传》的确是一款明确标榜了“致敬”元素的作品,它的核心玩法和游戏框架大部分启发自,并且借鉴于《吞食天地》。在这个大前提下,作为一款商业化游戏,它的音乐和美术部分实际上是不容有错的。另一方面,我也能理解参与众筹玩家的心情:自己已经花过钱,表达过支持,结果最终成品却还在用着号称免费版才拿到的音乐,还在用着其他游戏调换来的立绘,那它自己的内容到底又在哪儿呢?

  同人创作十年,音乐人友情制作OST,粉丝殷切支持,版本更迭后最终趋于完整。这样一条属于《吞食孔明传》的饱满历程,却在最后的这一段里,因为晴秀团队对商业化操作的经验不足和处理失当,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吞食孔明传》团队针对版权问题发布的相关说明

阵痛与锐变

  在同人领域似乎都被大家默认接受的事,转变为商业化之后就变得天道难容,究其原因,除了音乐一端扯出的纠纷之外,立绘的替换与抄袭也能实在反映出晴秀团队为这款游戏作的功夫,或者说,态度问题。当这些冲突一一被摆上台面,也印证了团队相关经验的缺失,以及在做出“商业化”决策这一点上,实在是太过草率。

  但好在他们还有改正的机会,而晴秀团队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经过这一阵风波后,现在即将面世的《吞食孔明传》已经做出了自己的改变。在音乐版权一面,下架了之前所有25首由江城子免费提供给同人创作所用的OST,选用了网络开放授权的免费音乐;而在引起颇大争议的角色立绘方面,游戏也全新绘制了所有登场角色立绘。这里不妨来看一看旧新版同角色的立绘变化:

▲旧新版曹丕

▲旧新版姜维

▲旧新版关平

  和旧版粗糙味十足的形象立绘相比,新版立绘显得相当精致且依然贴合《吞食天地》系列艺术风格。它来得晚了一点,但终究没有成为一块危机时刻被制作团队用于搪塞玩家的画饼。

▲除此之外,《吞食孔明传》在地图中采用的素材也得到了大批量翻新

  也正是这一波立绘的到来,让我看到了《吞食孔明传》自立于商业化以后展现出的这一份原本就应该具备的态度。优秀的独立游戏没钱可以有差点儿的作画,可以用免费音乐,只要内核足够好玩,玩家自然会买账。但拿着带版权纠纷的音乐、用有抄袭争议的立绘,就难免落人口实。再加上这段时间还在QQ群内爆发出不少和众筹玩家之间的矛盾,晴秀团队在游戏外的这些操作,真算得上是得罪了原本最粉《吞食孔明传》的那一批玩家。

  但因为这些错误,就要抱着偏颇的心态和偏见来看待《吞食孔明传》,甚至还没玩儿上就嚷嚷着将它的所有全盘否定,只是因为不得不走向商业化,曾经的“致敬”就一股脑变成了“抄袭”,对于这款游戏本身来说,或许也是不够公平的。

玩游戏,还是只玩游戏吧

  不管怎样,《吞食孔明传》最终还是来了。

  “资费紧张”是所有一路走来的独立游戏制作者都会遇到、且最难解决的迫切难题,但这四个字其实是难以垄述《吞食孔明传》开发过程中所遭遇状况的。在开展众筹之前,晴天已经因同人开发期间的各项花费负债十万,再往前,似乎是个更大的无底洞。在放弃和坚持开发之间,众筹几乎是唯一的最能确保《吞食天地2nd》继续走下去的途径。其后的立绘、音乐、跳票等事态,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因为身为制作者的经验不足和身为运营者的知识储备缺失,而闹出的一场笑话。——毕竟,他们最早只是两个你我一样的普通玩家。

▲当前完善版本的《吞食孔明传》中已经十分丰富的登场角色

▲游戏中的挑战项目

  在这一段漫长的路途里,晴秀二人从游戏制作的门外汉一步步走来,我其实是不怎么待见一些恶意揣测的:如果以套壳圈钱论调,谁会用自己的一个十二年来演这么一出戏码呢?如果不是从最初的那版demo里看到了这份诚挚,又如何会支持它?成年人需要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晴和秀确实为此买过了单,也修正了存在的错误。

  现在,该把视线落回游戏之上了。毕竟我们最开始想要的,就是单纯追溯《吞食天地》的那一份童年余温。晴和秀是这一份余温的传达者,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

打开游侠APP查看更多精彩
精品手游推荐
106彩票 口袋妖怪3DS 天天棋牌 梦幻模拟战
精品手游推荐
大军师H5 去吧皮卡丘 口袋妖怪日月 口袋兽人
分享到:

APP精彩推荐